懂球帝首页 > 新闻正文

足坛旧事:弗格森的阿伯丁辉煌

西江月-song 2015-09-09 16:30:00

编者按:弗格森在阿伯丁的岁月堪称传奇,他将一支默默无闻的小球队带进了欧洲优胜者杯决赛,战胜了不可一世的皇马。在那段岁月,阿伯丁在弗格森的打造下成为在苏格兰能跟格拉斯哥流浪者和凯尔特人一掰手腕的劲旅。

(图)邓迪联队主场:坦纳迪希公园球场

作为邓迪联队在八十年代的传奇射手,当保罗-斯特洛克再次走进坦纳迪希公园球场时,他受到了现场观众雷鸣般的起立欢呼致意。然而,走在球场中的斯特洛克,对这种礼遇却颇有微词。

“球员们都在好奇观众到底在鼓些什么掌,他们只是看着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在跑道上边走边挥手示意,然后心里嘀咕着‘这家伙到底是谁啊’。”

作为邓迪联队一员,斯特洛克在1984年帮助球队打进欧冠半决赛,并在1987年打进欧洲联盟杯决赛。对邓迪联队来说,这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了,而球队现在的球员却对他一无所知。也许,这也是邓迪联队近年来持续衰落的一个表现吧。在邓迪联队和阿伯丁队后,就再也没有苏格兰球队能在欧洲赛场制造奇迹了。

【苏格兰足球的衰落】

此时此刻,圣约翰斯通在欧联杯资格赛第一轮就被亚美尼亚的艾拉斯克特队淘汰出局;因弗内斯和阿伯丁也都在第二轮分别输给了罗马尼亚的阿斯特拉队和哈萨克斯坦的凯拉克队。欧冠资格赛上勉强淘汰掉阿塞拜疆球队卡拉巴克的凯尔特人,已经成为本赛季苏格兰在欧洲赛场上的独苗。

然而在八十年代,阿伯丁和邓迪联队则是大杀四方的顶级强队,与当时的巴塞罗那、摩纳哥、门兴格拉德巴赫、埃因霍温、云达不莱梅、维也纳快速、拜仁、皇马以及汉堡一起组成第一集团。这些名字有的也许已经不为人知,而即使是现在的苏格兰年轻球员,也已经认不出当时球队的首发队员了。

现在,大多数苏格兰恐怕都不知道皮特-威尔。这位才华横溢的中场球员,在上世纪 80年代弗格森执教下的那支所向披靡的阿伯丁队里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威尔也是少数击败过皇马的苏格兰球员之一,然而今日他却在格拉斯哥机场当起了行李车司机,使得当时那句“威尔——奔驰在翅膀之间”的赞美之词添加了些许的讽刺意味。

(图)阿伯丁足球名宿皮特-威尔

也许,对现代事物认知的滞后性是苏格兰人擅长那种自我嘲讽和贬低的原因之一。1983年,阿伯丁在哥德堡捧得了欧洲优胜者杯冠军。球员戈登·斯特拉坎描述了他的前队友们: 

 “当我看到那支球队的照片时,我会形容他们是‘传奇’;而当我见到他们时,我会说‘这是我的老伙计’,这是‘大胃王’马克-迈克菲老兄,那是‘光头秃鹰’威利-弥勒,‘大块头’阿莱士-麦克利什又变胖了……”斯特拉坎这种戏谑是苏格兰人保持友情的惯用方式,他们不希望总是冷冷冰冰的。

当弗格森在1978年重回比托德雷球场时,他的第一个要求就是希望球队能够打破格拉斯哥两巨头凯尔特人和流浪者对联赛的统治。

 “之前几年中,如果我们去格拉斯哥大客场比赛并得分的话,这将成为一大幸事。”球队中场尼尔-库珀说到:“但弗格森使我们树立了一种信念,那就是我们到格拉斯哥只是为了胜利,别无他想。”

【弗格森执掌阿伯丁帅印】

当弗格森回忆起第一次带队走进流浪者埃布罗克斯球场时,总会暗暗发笑:

“我记得,在那里我们取得了1-1的平局,球员们却激动地在更衣室里手舞足蹈,以庆祝我们得到了1分。你知道吗,这真的让我非常失望,好在后来这一切都变了。”

(图)年轻的弗格森在阿伯丁治队严格

弗格森改变这一现象的做法之一就是让球员们树立信心,而不是刚到格拉斯哥就等着束手就擒。时任阿伯丁助理教练阿尔奇-诺克斯回忆起弗格森在出发前动员大家的演讲:

“所有人都在和你作对,甚至你的支持者,你所感受到的压力,它们都在和你作对。你唯一能做的,就是拿起武器,证明自己有能力击败它们。”

弗格森带队在1979年获得了第四名的成绩,并在第二年不可思议地赢得了冠军奖杯,从而打破了1965年以来凯尔特人和流浪者对冠军的垄断。弗格森兴奋异常,激动地奔跑在场上,做出了那个著名的扑向老门将博比-克拉克的飞身一跃。他纵情的庆祝似乎已经超越了阿伯丁夺冠自身所带来的喜悦,当时队内的中场指挥官阿莱士-麦克利什非常清楚,这座久违的冠军对球员们而言具有何等的意义。

“这座冠军给了我们一个新的平台,它让我们坚信自己可以做出非凡的事。”麦克利什说道。

【欧战之路】

此时此刻,弗格森对胜利永远的渴望在苏格兰广为人知,欧洲冠军是他日程表里的下一目标。任何仅仅对国内冠军就心满意足的球员,都被弗格森拉入了黑名单。

 “他永不满足地渴望征服下一座高峰。”当时阿伯丁队的前锋埃里克-布莱克说到:“如果你不和他一起前行,你就要从球队中消失了。”

在离开的球员之中,包括著名边前卫伊恩-斯坎伦。他的最后一场欧战,是在米尔顿凯恩斯以4-0的比分给鲍勃-佩斯利的利物浦好好上了一课。在此之前,利物浦队的超级巨星们让阿伯丁相形见绌,曾经5-0的比赛结果让弗格森大为恼火。而那些球队惨败却不合时宜地在安菲尔德球场替补席上嬉笑的球员们,也被弗格森彻底地打入了冷宫。

(图)弗格森对球队欧战表现十分不满

 “利物浦球员们斗志很强而且动作大胆,这都是非常有用的素质,他们甚至在心理上都做到了全副武装。”弗格森说到。

斯坎伦在之后不久就离开了阿伯丁,以33万镑的转会费踏上了前往圣米伦的航班。随后,阿伯丁又以创当时俱乐部记录的转会费引进了皮特-威尔。当球队在次年的欧冠赛场再次与来自英格兰的球队伊普斯维奇城相遇时,阿伯丁和皮特-威尔都已是严阵以待。

【对阵伊普斯维奇】

在阿伯丁经过赛季初的开局不利后,球迷们一直在想念斯坎伦,因此威尔急需在赛场上证明自己。而与当时的欧洲冠军伊普斯维奇的比赛恰恰给了他这个绝佳的机会。当时,实力强大的伊普斯维奇坐拥多名好手,包括荷兰球员阿诺尔德-穆赫伦和弗兰斯-泰臣、苏格兰双星约翰-沃克和阿伦-巴士路以及英格兰国脚特里-布彻、罗塞尔-奥斯曼和密克-米尔斯。

(图)曾经的欧洲劲旅伊普斯维奇队

然而,在伊普斯科维奇的波特曼路球场,阿伯丁却让对手吃尽了苦头,最终以1-1的比分全身而退。在一次角球配合中,约翰-休伊特接到阿莱士-麦克利什的妙传头槌破门,帮助阿伯丁队将比分扳平。这个进球有两点令人铭记在心:一是熟练的战术配合,二是休伊特进球后的经典跳跃式庆祝。

回到比托德雷球场后,阿伯丁展示出了上赛季从利物浦身上学到的优秀心理素质。从赛前热身开始比赛就充满了紧张感,而阿尔奇-诺克斯的“间谍”行为更是让双方火药味升级。诺克斯将耳朵贴在对方更衣室的通风口上,偷听了伊普斯维奇主帅博比-罗布森对球员们的训话。诺克斯对所听到的内容大为欢喜。

 “博比-罗布森那晚一直在强调在开场时就先声夺人压制我们。”诺克斯说到。据威尔回忆到,有所准备的阿伯丁队在场上就像“被激怒”了一样。此时,伊普斯维奇队的沃克和巴士路还对教练的“秘密战术”兴奋不已。

如果说阿伯丁球迷在比赛开始还在想念斯坎伦的话,那伊普斯维奇球员一定会希望他们永远思念下去。因为威尔已经在球场上展现出细腻的脚下技术,并开始用那种苏格兰球员特有的姿势来庆祝自己第二个进球了。这两脚左右开弓的进球也帮助阿伯丁以3-1的总比分淘汰对手。

米尔斯当时为英格兰国家队队长,却在威尔的出色表现下显得狼狈不堪。他说:“我从没见到什么场合能有比他做得更好的球员。”作为一名代表苏格兰参加了世界杯的球员,这种评价对威尔来说实至名归。

除了打服米尔斯之外,威尔也在伊普斯维奇队眼前彻底展示了他的双脚技术和传球能力。

【重新启航】

在击败这支伊普斯维奇队后,弗格森已经爬上了事业的又一座高峰。但他们的欧冠之旅却止步于1/4决赛。拥有贝肯鲍尔的汉堡队难以被撼动,在两回合比赛后汉堡得以继续前进。而阿伯丁首回合主场对德甲巨人3-2的胜利也很值得称赞了。

(图)拥有贝肯鲍尔的汉堡十分强大

在1982-83赛季的欧洲优胜者杯上,阿伯丁在预赛以总比分11-1的悬殊比分痛击瑞士锡安队。然而,在弗格森调教下取得明显进步的阿伯丁队的目标却不是冠军。“我们只想进入下一轮,我们希望能大干一场。”麦吉说到:“这是我们所能做到的。”

球员们希望能在场上创造奇迹,但他们至少需要以1-0的比分才能在首轮淘汰阿尔巴尼亚迪纳摩。弗格森就像一位优秀的大厨,思考着怎么才能向这只备受经济煎熬的东欧球队准备一套可口的苏格兰大餐。然而,在比赛前一晚的军事政变令阿伯丁球员们忧心忡忡。“这些年轻人们简直心如鹿撞。”库珀说到。但他们最终还是做到了。

第二轮面对波兰的波兹南队就变得相对轻松,威尔的进球帮助球队以3-0的总比分晋级。在当年的欧洲赛场,阿伯丁打了六场比赛,赢下其中五场,平一场,打进15球并只丢1球。然而,当最终面对强大的拜仁慕尼黑时,阿伯丁依然被普遍认为是不堪一击的。

【鏖战拜仁慕尼黑】

德甲球队在70年代中期赢下了3座优胜者杯。但在当时,拥有诸如克劳斯-奥根塔勒、保罗-布莱特纳、迪尔特-赫内斯以及鲁梅尼格等巨星的拜仁正处于难得的赛季间歇期(拜仁前一赛季刚刚丢掉了优胜者冠军),而相反的是,阿伯丁则正处在最佳状态。

 “这可能是我们踢得最好的比赛了。” 首回合在巴伐利亚取得0-0的平局后,麦吉说到:“我们踢着最纯粹的欧式足球,作为团队我们做出了很好的传球配合,这简直是一场完美的演出。”

吉姆-莱顿在门线上千手观音般地表现使得阿伯丁队在主场保留希望,,麦吉和威尔的飞身救险也使得曼弗尔德-穆勒哑火。德国球队最终也平静地接受了不进球的尴尬。

 “他们太自大了。”威利-米勒说到:“你总能感觉到他们深信能够在我们的主场翻盘。”

(图)当时拜仁慕尼黑拥有诸多优秀球员

第二轮的比赛最终成了阿伯丁队最好的欧洲比赛之一。随着克劳斯-奥根塔勒的进球,拜仁早早就取得了1-0的领先,但尼尔-辛普森第61分钟的进球又将双方拉回同一起跑线。随后,汉斯-布福鲁戈尔18码处的远射让德国球队再次占得先机——这也就意味着,阿伯丁在接下来的半小时至少要打进两球才能取胜。

比托德雷球场的24000名观众陷入了沉寂,熟悉的剧本似乎再次出现,苏格兰球队将再次折戟沉沙。阿伯丁也许还能再扳回一球,然后在人们尊敬的目光中勇敢地站着离开。欧洲冠军的荣誉似乎注定与苏格兰无缘。

不过弗格森早就明白,剧本不会按这种方式结束。1967年,当弗格森还是一个25岁年轻的流浪者球员时,他就见证了乔克-斯坦率领凯尔特人奇迹般地以2-1战胜了意甲霸主国际米兰。“我们脑子里不只有坏念想。”斯坦恩在那场比赛中对球员说。弗格森曾在苏格兰国家队和斯坦相遇,而现在,轮到他在场边做出决定了。

弗格森在最后换上两位替补球员,从而改变了比赛进程——这个场景在若干年后再次出现。经验丰富的约翰-麦克马斯特以及年仅20岁的生力军约翰-休伊特最终将比赛带进了阿伯丁的掌控之下。

第76分钟,阿伯丁一次诡异的定位球配合最终将比分扳平——这正是当年斯坦在凯尔特人管用的方式。斯特拉坎和麦克马斯特都奔向罚球点,却详装没有确定好谁来主罚。当拜仁后防和电视评论员都在嘲笑阿伯丁这滑稽的配合时,斯特拉坎迅速转身将球传入禁区,麦克利什晃开克劳斯-奥根塔勒的防守将球劲射入网。麦克利什张开大嘴,怒目圆睁地看着球缓缓入网的照片,成为了苏格兰足球史上最经典的照片瞬间之一。 

阿伯丁几乎没有庆祝,休伊特迅速从网中将球捡出,径直走向中圈开球点,几乎刚刚开球后,麦克马斯特一记精准的长传球找到了布莱克,布莱克将球停在拜仁禁区前6码的位置,但他的头球却被穆勒奋力解围。然而,休伊特的补射将全场观众带向高潮,阿伯丁获得了历史性的胜利。

【最终对决】

 “我们的技战术和苏格兰式的精神让对手士气全无。”麦克利什说到。在半决赛中,这让比利时球队沃特谢德吃尽了苦头。然而,首回合5-2的大胜并不足以弥补次回合0-1失利带给弗格森的不满,这也是他完美主义思想的一种体现。值得一提的是,这场比赛是弗格森在阿伯丁欧战中唯一的失利。

冠军争夺战在哥德堡进行,对手是强大的皇家马德里。在比赛前夜的入住酒店里(不可思议地叫做“Fars Hatt”,阿伯丁方言“不知所踪”的意思),尼尔-库珀和约翰-休伊特因为想到将在决赛和世界上最佳球队过招而激动不已。同时,弗格森也在为这场比赛做着心理上的战术准备。

(图)皇马强大的阵容足以让任何对手胆寒

弗格森邀请了斯坦一同前往哥德堡,希望这位苏格兰足球的象征能够给自己宝贵的建议。其中被弗格森采纳的一条建议就是在赛前送给皇马主帅迪斯蒂法诺一瓶上好的威士忌。“让他自我感觉良好。”斯坦告诉弗格森:“让他以为你能参加决赛就已经觉得很满足了。”

赛前更衣室里紧张至极,弗格森的球员们甚至都没有心思来排球队号码了。“更衣室里的狂野的能量令人感到恐惧。”斯特拉坎说:“散发的能量如果能发电的话,将会照亮整个北苏格兰。”

在一片湿漉漉的球场上,阿伯丁队兴奋地开始了比赛。也许是苏格兰历史最出色球员的布莱克,在开场仅4分钟就在20码处一脚劲射击中门框。3分钟后,在一次精妙的角球配合中,斯特拉坎传球至禁区边缘,麦克利什头球摆渡,潜伏在后的布莱克和休伊特迅速跟上,在波特曼路球场观众的见证下,阿伯丁取得了1-0的领先。

皇马在德国中场乌利-斯蒂利克伤愈复出后状态回暖。“弗格森告诉我不要管他,他就是垃圾!”库珀说到,这毫无疑问也是场心理战。“斯蒂利克在远离赛场7周却依然有惊人的状态”,弗格森在赛后如是说。

然而,麦克利什却忘记了在积满水的草皮上要尽量“踢高球”的建议,他踢给吉姆-莱顿的回传球在湿漉漉的草皮粘黏下偏离了目标,门将不得不为此付出了送点的代价,皇马终于在15分钟后扳平了比分。半场比赛以1-1收场,然而弗格森却充满了自信——在他看完皇马对阵维也纳的比赛后就已经感到乐观。

弗格森在上半场安排皮特-威尔深入对方半场,而现在却让这位11号球员扮演纯粹的边锋角色。5年前,还在圣米伦的弗格森签下这位天赋异禀的中场时,他还只是一名高尔夫球场管理员。而现在,他已在决赛场上带领球队挑战强大的皇家马德里。

(图)强大的皇马令阿伯丁队压力山大

威尔完美地执行了弗格森的战术,策划了阿伯丁下半场比赛几乎所有有威胁的进攻。他的横传给斯特拉坎和布莱克创造了绝佳的破门良机,但却被差些火候的临门一脚以及对方神一般的门将轻松化解。阿伯丁错失的机会远不止这一个,在威尔在己方半场拿球后羞辱性地过掉对方四名防守队员后,却将给布莱克的横传球传偏了。然而,对方匪夷所思地头球解围将球又传到布莱克脚下,而此时,威尔已经深入对方禁区的危险地带。

 “皮特不是那种在距离对方队员5码处才靠速度摆脱防守的球员。”威利-米勒说:“他在10-15码处就会逐渐加速,对防守队员来说,这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布莱克的受伤使得休伊特上场扛起大旗,然而此时只剩余三分钟的时间了。面对拜仁的超级替补并没有在这场比赛中出现,比赛也被拖进了加时赛。休伊特上场后一直在拖后争抢球权,而不是按照安排保持高位前插,这令弗格懊恼不已。在电视转播中,我们可以清晰地听到弗格森咆哮着:“约翰,你xx地快攻上去!”而休伊特对他的指令无动于衷更是让弗格森怒不可遏,几乎都要把他换下场了。

与此同时,皇马也在进行自我调整。伊西多罗-圣何塞在加时赛上半场替换下了安东尼奥-卡马乔,而这位皇马14号上场后第一次引人注目的举动便是在角旗区拳击麦吉。“当时我已经精疲力竭了,但这事忽然让我精神抖擞。”麦吉说到。角球由皮特-威尔主罚,他总能根据角球方向来分别使用左右脚来踢。这次角球给皇马造成了极大的威胁,然而却没有形成破门。主裁判吹响加时赛上半场结束的哨声时,比分依然是1-1。

加时赛下半场开球后,威尔轻松过掉了三名几乎要有心理阴影的皇马球员,但他的横传却偏离了目标。7分钟后,他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在皇马一次位置极佳的任意球配合中,威尔竭力将球从华尼罗脚下抢走。然而他接下来的选择却十分有限:阿伯丁球员除了麦吉和休伊特之外都已经回到本方半场来防守定位球,他只能给这二者之一创造机会。

他熟练地连续两次假动作晃开里卡多-加西亚的防守,当华尼托和胡安-何塞逼近时,威尔观察到麦吉已经深入到自己左前方的开阔地带。在威尔即将被防死的千钧之际,球已由他的左脚传出 。

这脚出色弧线球恰如其分地传到了麦吉脚下,在不能形成人数优势的情况下,麦吉和休伊特获得了2对2的机会。麦吉身前只有刚才“角旗拳击手”圣何塞一人的防守,依然为此事恼火的麦吉爆发出自己全部的能量,将皇马14号卡出边界后,麦吉用自己的非惯用脚将球横敲。

与此同时,休伊特正“径直冲向对方禁区,而不是按之前安排的那样曲线迂回前进”。就像弗格森赛后如此所说,正当这位阿伯丁教练“琢磨着怎么处罚休伊特”时,麦吉已将球传出。

也许就在麦吉传球一秒钟后,休伊特已经兴高采烈地冲向在角旗区的他,拍着脑袋庆祝阿伯丁的第一座欧洲冠军奖杯了。当休伊特回忆起此事时,总会感觉这一秒似乎是如此的漫长。对一名职业足球运动员而言,没有什么比这更开心的事了。

(图)休伊特打进制胜球

 “我看到球在飞来,我也看到了门将的站位,很明显他已经失位了。当他决定来阻挡传球时已经来不及了,我知道他一定拿不到球。”

【光荣背后】

在这场哥德堡的光荣之战中,理查德-戈登形容休伊特的庆祝动作是“一瘸一拐额的星星跳”。但我认为,这将是史上最经典的庆祝动作之一。那是发自内心最纯粹的快乐的淋漓尽致的表达。随后他用手划过球衣的动作,就像一个小男孩准备好午餐三明治的样子,增添了更多欢乐的气氛。

对于这座冠军奖杯,在比赛中没有人比皮特-威尔付出得更多。弗格森多年后依然对他的贡献赞不绝口:“那仿佛成了皮特的独舞时间,他是场上的决定性因素。当他上场时,胜利的天平就已经倾向了阿伯丁这边。”

(图)弗格森庆祝夺冠

在一周后与流浪者队的苏格兰杯决赛中,阿伯丁通过加时赛才以1-0的比分艰难胜出。兴奋的弗格森在赛后接受采访时却表示:“我们是世界上最幸运的球队,比赛其实很糟糕。米勒和麦克利什为阿伯丁带来了冠军,米勒和麦克利什靠一己之力战胜了流浪者。”

弗格森在阿伯丁成就了一段传奇。

分享到:

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