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球帝首页 > 新闻正文

足坛旧事:古巴队的朝鲜之旅

巴连达因 2015-11-27 02:19:00

编者按:古巴,朝鲜,这对曾经因共同的敌人走到一起的难兄难弟,不仅在政治舞台上共舟共济,在足球领域也曾经相互扶持。古巴足球上世纪70年代成功的背后却与地球另一端的朝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对于即将参加国际大赛的球队来说,赛前训练营的重要性不言而喻。2014年世界杯冠军德国队在开赴巴西之前一直在意大利集训。而2010年世界杯冠军西班牙队在进军南非之前选择了在奥地利开设训练营。甚至首届世界杯冠军得主乌拉圭队在1930年世界杯大幕拉开之前还进行了为期四周的集训。

如此说来当看到古巴着手参加1970年中北美洲及加勒比海地区金杯赛(CAC)之前组织了海外集训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但是奇怪就奇怪在他们选择的国家:朝鲜。

即便哈瓦那和平壤相隔7800英里,但这两个国家还是很相似的。在1961年猪猡湾事件(美国试图推翻卡斯特罗在古巴的统治)后两国缔结为同盟,并在危机平息后于两国首都互设大使馆。切-格瓦拉甚至在1960年12月访问了平壤,朝鲜成为了他自1959卡斯特罗正式执掌古巴以来最先游历的国家之一。

(图)切-格瓦拉访平壤

【足球也可以作为武器】

当卡斯特罗决心于当届金杯赛上击败美国时,足球也最终沦为了政治斗争的受害者,而这还是以牺牲了诸如拳击以及棒球的其他体育项目为前提,作为政治斗争的武器,足球从一开始就得到了古巴新任领导人的大力扶持。1961年,几座体育专修学校在全国范围内被建立起来,目的就是发掘体育人才并对其进行专业的训练,包括足球运动员。

虽然对足球基础设施投入巨大,但古巴足球在上世纪60年代还是表现出了习惯性的疲软。唯有1966年金杯赛第三名的成绩还算拿得出手,但是在同一年的1966年英格兰世界杯预选赛中他们再一次折戟沉沙。古巴队的预选赛小组对手包括牙买加以及荷属安德列斯等队,然而就在这样一个没有强大对手的小组中他们还是积分垫底,从而彻底失去了自1938年法国世界杯以来第二次进军世界杯的机会。

因此,古巴于1969年也正式走上了为所有深陷泥潭的国家队设定好的路线——聘请外教。

【奔赴朝鲜】

肩负着将从重金投入的青训营中走出来的希望之星带到国际赛场的重大使命的那个人叫做金勇夏(Kim Yong-Ha),他来自朝鲜,而他作为古巴国家队主教练上任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带领球队奔赴朝鲜集训。

对于一支27人组成的庞大队伍而言,那的确不算是一次轻松的旅行,他们之中的许多人从来没有离开过古巴,更没有体验过加勒比海的热带气候以外的环境。集训的周期不仅仅是几天那么简单,也不是一周甚至是两周,而是整整六个月残酷的体能训练以及近乎严苛的饮食限制。

或许不可避免的是,集训的开头阶段困难重重;思乡病侵袭了整支球队,而巨大的文化差异也让队员们无所适从。安德雷斯-罗尔丹(Andres Roldan)是那支古巴队的领军人物之一,他后来回忆道:“我们对朝鲜一无所知,再加上语言上的障碍以及长途跋涉后的疲劳,球队的身体和精神状态都受到了很大影响。”

更糟的是有三名球员不得不返回古巴。右后卫阿尔奎耶斯在患病后马上回到了古巴,而前锋玛索也因为右脚脚趾骨折需要返回古巴接受手术。而队长、球队的主力中卫达尔莫的情况无疑更为严重,他因为严重的神经衰弱被送回了古巴接受理疗。

(图)古巴革命领导人——卡斯特罗

【逆水行舟】

随着球队台柱因为这种让人忧心的原因退出集训,并且随着球员们的思乡病和语言障碍愈发变得难以克服,可以认为这次海外拉练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在队长离开后,19岁的罗尔丹接过了队长袖标,虽然他非常年轻并且缺乏经验,但是他有能力带领球队走上正轨。

那要感谢主教练金勇夏和他的古巴助手莫雷诺的联手努力。后者尽最大努力激励着球员们,十年前他作为古巴国脚参加了1957年的金杯赛并当选了大赛最有价值球员,这使他荣膺当年古巴最佳运动员之一并且让他在古巴政府面前声名大噪。莫雷诺退役后执教哈瓦那队并赢得了1965年的古巴全国足球联赛冠军,他和国家队中的好几名球员都交情匪浅,同时也成为了联结球员和主教练金勇夏的关键纽带。

考虑到金勇夏略显艰涩的西班牙语以及莫雷诺聊胜于无的韩语基础,二人的私交却出人意料得好。当谈起自己一年后将要接替的朝鲜主帅金勇夏时,莫雷诺不吝溢美之词:“在所有执掌过古巴国家队的外籍教练中,金是最优秀的。他对于足球技术了若指掌。他强调战术纪律,并且有办法让所有人都发挥出最大的潜力。那六个月的集训让我们受益匪浅。”

莫雷诺对于这位几个月前还不为古巴所知的朝鲜籍主帅的赞美得到了队长罗尔丹的认同,他说:“金的足球理念非常先进。他坚持自己偏爱的拉丁派足球风格并且得到了球员们的信任。”

(图)三枚古巴足球老邮票

【辗转越南】

球员们对于主教练的信任随着他们在朝鲜拉练期间一场接一场的胜利而愈发坚定。古巴队势如破竹的势头一直延续到他们动身前往被战火蹂躏的越南,这次他们真的是以身涉险了。用莫雷诺自己的话说:“我们浩浩荡荡地进入了一个被战火包围的国家。他们真诚地欢迎了我们,随后我们辗转了七、八座越南北部的城市并在那些城市踢了比赛。”

然而就在古巴队在越南为即将到来的金杯赛备战时,还是有一些不愉快的插曲发生了,有一次刚用完午餐的古巴队球员正准备休息一会以迎接晚上对阵一支当地越南球队的比赛。就在此时天空中传来了马达的轰鸣,那是一队美军B-52轰炸机正在迫近。

所有的球员和当地居民都迅速躲进了匆忙挖掘而成的窄小拥挤的地下隧道。紧张的气氛持续了很久,直到数个小时之后才恢复了平静。所幸,球队完完整整地回到了古巴。

【苦尽甘来】

这或许可以被称为超凡脱俗的备战方式,但是球队在整个旅途中付出的所有艰辛和牺牲都在1970年的巴拿马得到了回报,古巴队在那里终结了对金杯赛冠军长达40年的守候和等待。

虽然球队在该届比赛遭遇了开门黑——以1-2负于哥伦比亚队,而第二轮在同东道主巴拿马队的比赛中他们也一度以0-3大比分落后,然而在亚洲之行中磨练出来的钢铁般的意志终于帮助他们在下半时展开绝地反击并以4-3的比分击败了对手,而最后一轮他们兵不血刃地以4-0击败了尼加拉瓜队后顺利从小组突围。

在第二轮和第三轮的三场比赛中他们取得了两场胜利,这使得古巴队排在荷属安德列斯、哥伦比亚以及委内瑞拉之前夺得了冠军——哥伦比亚随后因为派遣了一位未被注册的球员参加比赛而被取消成绩。这是自卡斯特罗执政以来,古巴队第一次夺得区域性的足球比赛冠军。

(图)卡斯特罗也确实热爱足球

金勇夏被古巴人民奉为英雄;这位充满异域风情的战术大师已经开启了古巴足球新的篇章。之后古巴足球又迎来了一个又一个辉煌的瞬间,而上世纪70年代无疑是最硕果累累的时代。在1971年的泛美运动会上他们夺得了铜牌,在那之后,金勇夏返回了朝鲜,留下他曾经的助手莫雷诺接过他的枪并完成他未竟的事业。

莫雷诺不负众望,他带队蝉联了1974年和1978年两届金杯赛冠军,并且成功杀入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决赛阶段,这是古巴足球第一次现身奥运会这个崭新的舞台。即使他们在第一轮就惨遭淘汰,但是莫雷诺和他的古巴队以0-0的比分顽强逼平了赛会大热、1974年世界杯季军、奥运会卫冕冠军——波兰队。他们甚至还有机会赢下比赛,他们打进了一粒被判越位的进球,但是根据古巴人民的说法——那是个好球。

接下来的一届奥运会见证了古巴足球更灿烂的辉煌,他们晋级了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足球项目的复赛,这也是莫雷诺作为国家队主教练的谢幕演出,在1981年,他进入到古巴足球协会供职。

【辉煌被留在了过去】

他和金勇夏创造的奇迹再也没能够被复制,即便他们一直在尝试。古巴队第二次朝鲜之旅发生在1985年,而那时他们的主教练是埃尔南德斯,和1969年相同的剧情再次上演,朝鲜之旅的第二年,他们再次赢得了金杯赛冠军。然而这一次,他们没能借此契机延续辉煌,古巴足球再也没能重现70年代的峥嵘岁月,他们接下来面对的是一次次苦涩的失败。

(图)卡斯特罗和马拉多纳

球队功勋队长、头号球星罗尔丹解释了球队为什么能够在1976年登上巅峰,他说:“在巴拿马和多米尼加(1974年)相继赢得金杯赛冠军后,我们变得无所畏惧且雄心勃勃,我们不惧怕叫板任何球队,甚至是当时世界足坛的顶尖球队波兰队。”

而他的主教练认为,古巴足球之所以能在70年代获得成功,只有一个原因——朝鲜和越南之行。

“那次集训不仅仅帮助我们斩获了70年代的几座金杯赛冠军,”莫雷诺说道,“那还是古巴足球一个良好的起点,并且还通过强化了的对抗性训练使得那一批球员成为了日后古巴足球取得一系列成功的主角。”

时至今日,这对于现代足球的经验教训依然不言而喻。对于立志要在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以及之后续写成功的球队而言,六个月的平壤之行会成为关键。当我们说这话的时候,兴许古巴人把机票都订好了。

分享到:

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