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球帝首页 > 新闻正文

足坛旧事:南安普顿危机与新生

西江月-song 2015-12-12 15:30:00

编者按:2006年,战绩不佳的南安普顿俱乐部降入英冠。3年后的2009年,遭遇财政瓶颈的他们又降入了英甲联赛。然而,谁也没有想到的是,仅仅3年之后,他们便再次回到英超赛场,2014-15赛季,南安普顿勇夺英超第7名,创造了球队历史最佳战绩。这个曾一度濒临消失的俱乐部,究竟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故事呢?今天让我们走进南安普顿。

(图)南安普顿球迷庆祝球队获得胜利

2012年4月28日的一场英冠联赛中,坐镇主场的南安普顿轻松击败了来访的考文垂,圣玛丽球场顿时陷入了欢呼的海洋——降级多年的南安普顿终于再次杀入英超赛场。每当球迷们回忆起南安普顿之前几年沉浮不定的日子,很多人都会想起一场意义深刻的比赛。那是在2009年11月的一场英甲联赛里,南安普顿在凄冷萧瑟的寒风中不敌哈特尔普尔,这也被认为是圣徒近几年的最低谷。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之后的南安普顿仿佛触底反弹一般,从此开始了自己一往无前的上升期,最终在短短三年内连升两级。

现在,南安普顿终于拥有了健康的财政,俱乐部之前欠下的巨额债务也都顺利还清,这对常年遭受经济状况困扰的圣徒而言是极其重要的。为什么南安普顿管理层如此看重俱乐部的财政问题呢?因为在2008-09赛季,正是因为球队母公司的财政重组问题,南安普顿遭遇了有史以来最大的经济危机,俱乐部甚至处在了破产崩溃的边缘。

当年的圣徒在英冠表现不佳,最终惨遭降级,还因财政问题在新赛季扣了10分。后来,来自瑞士的商人马库斯-利勃在危难时刻接手了南安普顿俱乐部,在他的精心打理之下,球队财政状况逐渐好转,并顺利实现了连续升级。遗憾的是,这位拯救了南安普顿的瑞士老人如今已经与世长辞。

(图)南安普顿老板马库斯-利勃

【财政危机的出现】

 那场危机始于2008年3月,此时的南安普顿在英冠联赛里已经掉队,球队长久地在降级区苦苦挣扎。新上任的球队主教练尼格尔-皮尔森压力重大,他的职责就是将球队带离降级的苦海。在面对来访的普利茅斯队的保级关键战中,球队的表现却并不如人意,当普利茅斯轻松取得领先时,整座球场哀声四起,南安普顿队长杰梅尼-莱特更是成为了球迷们狂嘘的替罪羊。

这场比赛的失利对南安普顿球员们的影响巨大。比赛还没结束,替补上场的一位球员就已经精神崩溃了,他在场上目光迷离,双臂下垂,好像被眼前的景象吓傻了一样。另一位球员戴维斯赶紧过去扶住他,对他大声训话以试图唤回他的状态。这场比赛成为了南安普顿那个低迷赛季的一个缩影,那个赛季之后的比赛里球队也没能实现反转。皮尔森绞尽脑汁地希望将球队带离降级区,因为保持在英冠联赛是他们这个赛季最低的任务标准。然而,受多重因素影响的南安普顿,最终也没能逃脱降级的厄运,在一年之后还是不幸降入了英甲联赛。

在这个节骨眼上,俱乐部之前的高管们也坐不住了,纷纷又回到南安普顿,以图挽回一蹶不振的局面,其中就包括俱乐部前任主席鲁波-路维和王尔德。路维曾在南安普顿俱乐部主席的位置上坐了10年之久,在他的主张下,球队将主场从老旧的戴尔球场搬迁至崭新的圣玛丽球场。

尽管贡献突出,但路维的诸多政策还是令球迷们怨声四起,因为他太注重球队的商业化发展,而忽视了足球本身的建设,这实在不是一名真正的足球人的所作所为。2005年,当球队不幸从英超降级至英冠联赛时,路维匪夷所思地任命克里夫-伍德沃德为俱乐部的新主管,原因竟然是因为他曾作为主教练赢得过橄榄球世界杯的冠军。

(图)南安普顿前任主席路维重新进入俱乐部管理层

伍德沃德的上任的确给球队带来了些许变化,他独特的体育发展视角和前卫的运动科学理论也令俱乐部收获颇丰,但这总给人一种“外行指挥内行”的感觉,球迷们对此也是反对不已。在巨大的压力下,路维最终在2006年辞职离开,新主席王尔德走马上任。不幸的是,王尔德之前的主业竟然是一名当地产开发商,缺乏足够的专业足球俱乐部的管理经验。王尔德最终不久便草草离任,而他的继任者莱昂-克劳奇也并没有给球队带来什么积极的变化,他甚至还通过大幅度削减球员的工资来缓解球队财政压力,球队也因此进入了最黑暗的时期。

然而,在现在的形势下,两位针锋相对的前任主席王尔德和路维不可思议地结成了联盟,以图帮助球队度过眼前的难关。因为新球场的修建,南安普顿欠下了诺维奇保险公司巨额的债务,如何支付球员的薪水也成了俱乐部的难题。两位前主席日夜焦头烂额,力图为球队带来积极的变化。球队主教练皮尔森最终没有得到董事会的认可,前荷兰国脚波特弗利特成为了南安普顿新的领军人。

波特弗利特的上任得到了球迷们的广泛认可,因为他在荷兰国内当教练时就取得过不错的成绩,还以善于发掘青年才俊而闻名。更重要的是,波特弗利特还曾是一名出色的职业球员,对足球也有着深入而独到的见解,并且秉承着荷兰足球全攻全守的理念。时任南安普顿青训主管——荷兰人马克-沃特也对自己老乡的到来表示欢迎。

(图)前荷兰国脚波特弗利特成为南安普顿新任主帅

南安普顿一向对青训的发展极其重视,也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效果。他们拥有遍及全国的球探体系以及先进的青年队训练体系,这也为球队输送了大量的青年奇才。然而,重回俱乐部的路维已经无心在重振青训的雄风了,窘迫的财政状况迫使很多优秀的青年球员流失他队,其中就包括被寄予厚望的格热戈日-拉西亚克。路维不得不将他外租套现,以缓解俱乐部日益紧张的财政局势。南安普顿的引援也变得捉襟见肘起来,球队不得不将目光局限在价格低廉的球员以节约成本。

此时的路维,当务之急是给俱乐部寻找一个稳定的投资方,而不是像之前的投资方那样只是将球队当成短暂发财工具。

财政低迷带来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加雷斯-贝尔的转会。当今的皇马巨星出身于南安普顿青训营,2008年,北伦敦球队热刺希望将年轻的威尔士人带到白鹿巷球场。在签订转会条约时,球迷们纷纷希望能够加入回购条款或者下一次转会的收入分成,但路维却没有签订这些日后必定会获益无穷的条款,目的就是为了拿到热刺在500万转会费上又多加的300万英镑现金。

作为交易的一部分,热刺的青年门将汤米-福卡斯特也作为筹码转会至南安普顿,但他在圣玛丽球场的表现并没有得到球迷们的认可。每当他一拿球,球迷们就会嘘声四起,以抗议俱乐部高层在这次糟糕的转会上只顾眼前利益的决定。

(图)球迷们对南安普顿在贝尔转会问题的处理非常不满

【球队管理渐入迷局】

此时,南安普顿的引援已经开始像买彩票一样病急乱投医了——花费100万英镑从斯特拉斯堡引进了18岁的年轻中场施奈德林,在当时也受到了广大球迷们强烈的质疑。幸运地是,这位法国小伙在南安普顿逐渐成长起来,并在7年后的2015年夏天被曼联以2400万英镑的高价买走。

将年轻的施奈德林推荐给路维的是时任南安普顿青年队教练乔治-普罗斯特,他也被认为是在那段黑暗时期保持南安普顿生命力的关键人物之一。在当时,施奈德林并不像现在这样大红大紫,18岁的他和众多青年球员一样稚嫩无比。而普罗斯特独具慧眼,在众多青年球员里发现了施奈德林的潜力,这桩转会最终被证明是极其成功的。

胸怀大志的新任主帅波特弗利特,在刚刚上任后就感受到了所面临的巨大挑战,他手中的球队是一支完全由年轻球员组成的青年军。要不是队中还有戴维斯、克里斯-佩里和保罗-沃顿等效力多年的老将,波特弗利特简直就像在带一支青年队一样。球队里的瑞典球员赛文森被波特弗利特任命为新任队长,然而这位被他寄予厚望的球员却在不久之后便遭遇了重大伤病,在那个赛季仅仅为球队出场了4次。

赛文森不在的日子,老将戴维斯承担起了队长的职责,兢兢业业的他也为队里的年轻小将们树立了榜样。司职中场的沃顿脚下技术稍显粗糙,这在波特弗利特全攻全守的战术要求下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但沃顿是球队里的精神领袖之一,他在场上的铁血精神始终鼓舞着全队球员。施奈德林也曾在一次采访中回忆到,正是戴维斯和沃顿等老将的教导,才帮助自己迅速适应了英国联赛的比赛氛围。

(图)施奈德林在南安普顿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在球场上,波特弗利特始终坚持排出4-3-3的阵型,即使球员们并不能完美地执行自己全攻全守的理念,荷兰人也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的战术安排。在这种打法下,中场球员被寄予了很高的战术要求,与前锋之间的联系也至关重要。一旦中场与前锋之间的桥梁被切断,这种打法便很难发挥出应有的效果,这也是波特弗利特必须解决的难题之一。

在这种形势下,年轻球员拉拉纳逐渐成长了起来。作为队内青年军里比较年长的一位,拉拉纳在很多比赛里都被安排了极其重要的战术部署。然而,波特弗利特始终无法将自己的战术思想完完全全地应用在自己的球员身上,这也为球队埋下了一个巨大的隐患。在10月份南安普顿对阵沃特福德的一场比赛里,这个隐患便开始暴露出来。

在那场比赛中,南安普顿在刚开场就被打得丢盔弃甲,接连两次犯规送给对方点球得分,后来又丢一球,上半场就以0-3落后。到了下半场,南安普顿的反击开始稍有起色,之前刻苦训练的定位球战术也开始形成威胁。

然而,波特弗利特的战术安排却再一次出现了问题。球队在两次位置极佳的定位球上使用了不同的进攻方式,但这战术安排的意图实在是太明显,主罚定位球的球员们还没开始踢,连看台上的观众都已经看出来他要传给谁了。沃特福德门将理查德也在那场比赛中发挥神勇,接连扑出了南安普顿球员麦克格里克和沃顿两次势在必进的射门。沃特福德在下半场也没能再次改写比分,最终南安普顿不得不吞下了这0-3的惨痛失利。

【深陷降级泥潭】

(图)南安普顿球迷对球队成绩十分不满

随着冬季的到来,南安普顿再一次掉进了降级区的深渊。在此之前,竞争对手曾多次犯错,而圣徒却每次都错过跻身积分榜中游的绝佳良机。当然,球队也打出了 一些精彩的比赛,而还没等球迷们好好享受这份胜利的喜悦,球队便在接下来的比赛里接二连三输球。

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些南安普顿的球迷也对球队失去了信心,圣玛丽球场的上座率一直徘徊在五成左右,曾经狂热的比赛日氛围似乎已经一去不返。俱乐部管理层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为了将聚集仅有的球迷,球场的边角落看台位置被关闭了,俱乐部已经走到了最危险的时期。

随着时间的推移,就连那些坚持到场看球的球迷们也变得心灰意冷起来。俱乐部青训培养出的青年才俊奥利-兰卡谢尔以及马特-帕特森都是前途无量的优秀苗子,但在球队操之过急的过分要求下始终无法取得实质性进步,球迷们也纷纷指责球队给年轻球员的出场压力实在太大。然而,在这种情况下,俱乐部也没有进行有效的引援,声称这些年轻球员“会取得进步的”。球迷们已经怒不可遏,对俱乐部高层的诸多决议都质疑不已,直到圣诞节前的俱乐部年度大会之前,球迷们的愤怒达到了极点。

此时,高管之一王尔德已经去美国纽约享受圣诞节假期去了,而留下来的路维、俱乐部主管安德鲁-库温以及财政主管戴夫-琼斯不得不面临着这严酷的局势。在俱乐部日益困难的局面下,诸多政策都无法有效的实施,而路维则坚持财政紧缩政策仍将继续。球迷们顿时愤怒不已,一些人甚至在会上公开指责路维是俱乐部财政困境的罪魁祸首。大会结束后,路维离开会场时还受到了球迷们扔硬币攻击。

(图)南安普顿球迷要求路维下课

第二年1月份,南安普顿在主场输给了来访的唐纳斯特,球迷们再次表达了自己的强烈不满,俱乐部董事会的信箱已经满的塞不进一张纸了。路维最终按捺不住了,第二天,球队主帅波特弗利特递交了辞呈。主管青训的马克-沃特被推向了一线队,在球队风雨飘摇的危急时刻,沃特肩上的担子沉重无比,而此时的俱乐部高层早已无暇关注给球队选新帅的事,如何缓解俱乐部巨额的财政赤字才是他们的当务之急。

沃特上任后,将同胞波特弗利特所推崇的4-3-3打法进行了改革。沃特认为前卫的4-3-3阵型队球员的要求实在太高,从现实出发的他将主要战术回归到传统的4-4-2阵型上,这在日后也被证实是一个极其明智的决定。

在沃特的安排下,防守意识极强的西蒙-列特被固定在了后腰的位置上,这也释放了拉拉纳在场上的活动区域。沃特在场上让球员们实行菱形站位,而拉拉纳则在这个战术安排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经过合理的安排与布置,球队的波兰籍前锋马雷克-萨格诺瓦斯基和詹森-尤厄尔均达到了不错的竞技状态。进入春季后,一波久违的三连胜让南安普顿看到了在英冠保级的希望。然而此时,俱乐部的财政困局却达到了顶峰。

(图)马克-沃特临危受命,成为南安普顿信任的主教练

【财政崩塌】

4月初,南安普顿的母公司PLC集团的财政终于崩塌,被迫实行了财政监管,此时的路维无奈辞职,此时的南安普顿球迷唯一的奢望就是球队能够避免因财政问题而带来的扣除10分的处罚。这个希望很快就破灭了,因为联赛委员会已经认定南安普顿的财政问题必将受到重罚,降级已经是不可避免了,而唯一悬而未决的问题就是这扣除的10分是本赛季就执行还是等下赛季降级后在赛季初扣除,而南安普顿球迷们已经失望至极。

很快,南安普顿以0分征战英甲的愿望又落空了,他们将在英甲的新赛季初就被扣除10个积分。在那个赛季的最后一个主场比赛里,圣玛丽球场被此起彼伏的嘘声所笼罩,老将沃顿还不幸受伤,不得不送到医院进行救治。比赛结束后,大量球迷们冲破阻拦,来到球场上表达自己的愤怒。 悲观的球迷甚至认为,球队必将会因为财政问题而解散,也许这真的是南安普顿在圣玛丽的最后一场比赛了。

随后的最后一轮联赛,南安普顿又在客场输给了诺丁汉森林队。此时此刻,俱乐部的主管马克-弗莱已经意识到,是时候为俱乐部找一个新的老板了。

随后,南安普顿俱乐部开始了寻觅买家的漫漫旅程。第一个提出正式报价的是一个叫做“顶峰体育(Pinnacle)”的公司,他的幕后老板是大名鼎鼎的商人汤米-莱姆。值得一提的是,曾经的南安普顿传奇球员马特-勒蒂塞尔就在这个公司担任要职,这也让球迷们对这个公司充满期待。顶峰体育高层针收购具体事宜与南安普顿进行了多次详细的协商与研讨,双方就资金重组、财政改善以及球队建设等方面进行了深入的讨论,弗莱也逐渐坚定了自己将南安普顿交付给顶峰体育的决心。

(图)南安普顿名宿马特-勒蒂塞尔曾在“顶峰体育(Pinnacle)”担任要职

随着交易的逐渐深入,善于发掘大新闻的英国记者开始发挥威力,关于顶峰体育负责此次交易的委托人米奇-菲尔卡的负面消息逐渐流露出来。这位出身贫寒家庭的经济人曾经是一名非职业球员,却在退役后成为了叱咤商场的大鳄,而他背后真正的财政实力也一直受到人们怀疑。球迷们也开始质疑起来,担心顶峰体育本身也不明朗的财政状况并不能给南安普顿带来积极的变化。

随着时间的推移,顶峰体育和南安普顿之间的交易变得愈发困难起来,弗莱也只好公开宣布此次交易就此关闭。恐慌气氛围绕着整个俱乐部,球队似乎已经看不到任何复兴的希望了。球队的希望之星苏尔曼和麦克格里克都被出售套现,甚至老队长戴维斯也不得不参加了西汉姆联的试训。就在此时,关于瑞士财团利勃家族将要收购南安普顿的消息开始蔓延开来,利勃答应帮助南安普顿还清因兴建新球场而在诺维奇保险所欠下的巨额债务,而关于俱乐部的其他财政问题也将得到妥善解决。

【重获新生】

2009年7月8日,这桩收购终于以1300万镑的价格成交,南安普顿也迎来了他们的新主席尼古拉-科特斯,这位曾经成功的银行家也许会将俱乐部的财政引向健康的发展道路。随后,老队长戴维斯与球队续约,这位在球队最低谷时期就一直坚守在这里的功勋队长,终于迎来了球队复兴的新曙光。

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我们就再熟悉不过了,重获新生的南安普顿终于触底反弹。他们在两年内两升两级,最终在2012年重回英超赛场,近两个赛季还分别以英超第8名和第7名的成绩创造了球队的最佳历史纪录。任何球队都会经历高峰和低谷,南安普顿也不例外,他们在逆境中坚持了下来,并最终取得了今天的成就。南安普顿的复兴充满了无限的传奇色彩,也在英超的历史上留下了自己浓墨重彩的一笔。

(图)南安普顿已经在英超赛场重获新生

分享到:

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