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球帝首页 > 新闻正文

足坛旧事:朝鲜队的66年世界杯

郝益晨 2015-05-12 14:00:00

有时在你的记忆中,会朦朦胧胧地出现一件事,让你想起一个名字或者一个日期。你希望有朝一日,在和一群朋友在酒吧里进行问答游戏或者在观看那种问答类的电视节目时,当有人问起类似的问题:“谁能想起在1966年世界杯上,代表朝鲜队打进意大利队一球的人的名字?”你可以一跃而起,自信满满地喊道:“我记得!我记得!”

(图)1966年世界杯上,朝鲜队掀起了一股令人意想不到的风暴。

我(指原文作者allbluedaze,下同)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时候,朴斗益(Pak Doo-Ik)这个名字开始长时间存在于我的记忆银行当中,不过应该不是他面对蓝衣军团打进制胜进球的时候。那时候的我还是一个身材矮小的孩子,这种外国人稀奇古怪的名字当然不会给我留下太深的印象。在几年之后,我对足球的兴趣越来越浓厚,这个名字一定是从那个时候才突然出现,然后逐渐根植在我的记忆中。它一直存在着,似乎就在等待那至今还没有出现的问答题机会。

在为了完成这篇文章而查找资料时,我发现上世纪60年代在阿雷桑公园球场(Ayresome Park)所发生的一切,仅仅是朝鲜足球和朴斗益跌宕起伏的长篇故事中的一朵小小的浪花。这场比赛和这个进球都仅仅是一个通往决赛的艰难之旅的小小的一部分,而当时摆在他们面前的,还有未知的命运。

【通往决赛圈道路,波折不断】

对于朝鲜人来说,光是晋级世界杯决赛圈的过程就掺杂着禁赛与退赛等光怪陆离的事件,而他们通往决赛圈的经历则像是一出早就设定好的阴谋。最初在预选赛中,国际足联安排了十分复杂的预选赛赛程,在这个系统中包括了大洋洲、亚洲和非洲的总共21支球队,而参赛名额只有一个。因为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度,国际足联取消了南非的参赛资格,又因为对于非洲国家的名额分配不满,剩余的15支球队对于预选赛采取了抵制的态度。于是,只剩下澳大利亚、韩国和朝鲜将在日本进行一次巡回预选赛。

但是预选赛的意外风波并没有因此结束,之后预选赛比赛地点又被换到了柬埔寨,而韩国人因为政治原因也宣布退赛。而当时的澳大利亚,足球仍是一项非常小众的运动,在两场比赛中他们全部失利,这也意味着朝鲜人进入了1966年世界杯决赛圈。他们经历了以上错综复杂的过程和风波,居然仅仅用了两场预选赛就成功晋级了决赛圈。讽刺的是,在这个政治最为敏感的国度里,几乎个个领域都由政治来掌控。当政治走进足球领域时,体育也变得不再纯粹,如果说预选赛之旅算是行了大运而一帆风顺的话,那么在英格兰的旅程则还将有许多磨难重重的地方。

(图)初到驻地的朝鲜代表队。

当这个亚洲国家成功实现预选赛突围之后,整个英国政府上下都有些惊慌失措,因为他们不知道该如何迎接朝鲜队,甚至不知道应不应该让朝鲜人踏上英国的土地。如果晋级的是澳大利亚的话,那么招待问题就不必弄得这么复杂了,只是现实并非如此。英国在之前甚至从来没有承认过朝鲜这个国家的存在,或者说他们从来不认为世界上有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这回事,因为在十多年前刚刚结束的朝鲜战争对很多人来说仍然是一个不能触碰的伤口。

在过去的五年里,有关当时世界杯的一些档案才被公布,并且可以在国家档案馆查阅。资料表明,当时为了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很多人认为应该拒绝向朝鲜球员和官方人员发放签证,而这个提议也被仔细考虑过。当时的英国官员担心的是,如果允许朝鲜人入境,将会引发同韩国的外交争端,更别说美国了。

不过英国外交部认为,如果拒绝给与朝鲜队签证的话,那么可能会引发更加严重的后果。在世界杯开始几个月之前,外交部内部的一份备忘录上提到了这件事。“如果我们真的这么做的话(拒绝颁发签证),那么可能会引发非常严重的后果。国际足联已经向英足总明确表示,如果任何已经获得决赛圈资格的球队被拒绝颁发签证的话,那么决赛圈就会更换举办地。这对于足总来说无异于一场灾难,你可以想象到时候报纸会怎么报道这件事。我们将会被控诉用政治干扰体育,阴谋破坏英国利益以及诸如此类的指责。”

比较有趣的是,我们应该注意到关于这件事的讨论已经不仅限于是否该给朝鲜队颁发签证,还有一点就是政治已经无法做出过去的干扰决定。看起来英国政府已经进入了进退维谷的困难局面,最终外交部做出了一些让步,同意给朝鲜队必要的入境文书。但是,对于另一件事的担心却又再一次让很多人头痛。

(图)对于这支神秘的东方球队,英格兰人充满了好奇。

让朝鲜的旗帜在英国飞扬,以及演奏朝鲜国歌,这将会再次引发麻烦。在当时政府的另一份备忘录中写道,如果不这么做,可能也会引发乱子:“如果不让朝鲜人演奏他们的国歌并且挥舞他们的国旗的话,朝鲜人肯定会非常愤怒的,因为毕竟其他十五个进入世界杯决赛圈的国家都有这么做的权力。”

在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上发生了相似的一幕,当朝鲜女足同哥伦比亚比赛时,双方在积分榜上出了状况,本应出现朝鲜国旗的地方却放上了韩国的国旗。当时朝鲜人怒发冲冠,直接罢赛抗议,导致比赛推迟了一个小时。

回到1966年,英足总很清楚因为政治问题而引发的一系列难以解决的问题,可能会让英格兰失去承办世界杯比赛的危险。于是他们致信政府:“我们绝对不能冒世界杯决赛阶段举办地被更换的危险,为了准备这届杯赛,我们已经花费了四年时间。而且我们也已经付出了可观的财政代价。”最终,像大多数英国的事务一样,大家最终达成了妥协。

朝鲜的旗帜可以同其他参赛球队一起飘扬,但是国歌则只能在开幕式和最后的决赛中演奏。根据赛程安排,揭幕战将在东道主英格兰和乌拉圭之间展开,而且虽然朝鲜进入决赛的希望微乎其微,但是在决赛时奏响国歌也是可以让朝鲜人心满意足的光荣。而英国政府则坚持在比赛中这支队伍的官方名称必须是北韩(North Korea),而不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神秘的东方之师】

虽然政府认为他们已经解决了所有在法律上可能出现的细节问题,但是英国当地人民仍然对朝鲜队表现出了极度愤恨的情绪,因为毕竟战争的回忆还历历在目。朝鲜队被分到了D组,他们的比赛将在英格兰的东北部进行,比赛场地分别是桑德兰的洛克公园球场(Roker Park)和米德尔斯堡的阿雷桑公园球场。朝鲜队来到伦敦之后不久,就乘坐火车前往米德尔斯堡,在那里,他们住在乔治酒店。

(图)朝鲜队进行比赛的阿雷桑公园球场,新世纪后他们重返过这里

在他们前往北方的旅途中,这群强壮的球员们一直高唱着爱国歌曲,同车的旅客面对这群唱着陌生歌曲的陌生的人,都感到十分迷惑。如果说朝鲜人让英国人感到新奇的话,反过来说也成立。在离开独裁专制的祖国,进入了一个纯西方文化的国家之后,朝鲜人受到的冲击是显而易见的。而因为语言沟通上的不畅,让这种隔阂变得更加严重。

但是随着这些客人终于到达了米德尔斯堡,原来当地人心中的那种恐惧和仇恨却很快烟消云散了。在正式的接待场合中,米德尔斯堡的市长杰克-布什比(Jack Boothby)收到了朝鲜队的礼物——一幅起重机的刺绣画,这也让当地人明白朝鲜人并不是自已以前认为的那种洪水猛兽。而在非正式的交往中起到的积极效果更大,因为朝鲜队身穿红色队服,这和当地球队的球衣一个颜色,而且因为身高相对矮小一些,蒂赛德地区的人民很快就接受了这些亚洲人。

这支球队的训练场地是英国的化工业巨头——帝国化学工业集团ICI在城中建立的场地,当时这家大型集团公司在当地雇佣了超过3万人为其工作。虽然这里不如温布利球场那般设备精良,但是能够在这里训练,已经比在平壤的训练场地好的太多。他们的平壤训练基地位于平壤卷烟厂内,每当他们训练时,总有很多朝鲜工人去观看他们训练。他们的技术和不顾一切全力进攻的风格,也给很多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支球队的精神力量主要来自于朝鲜的一个传奇形象——千里马(Chollima),这也是朝鲜革命的一个符号。千里马是一匹肋生双翅的马,可以在空中的转瞬之间飞到千里之外,而千里马的速度和精神是这支球队前进的动力。

安保问题不可避免,而且朝鲜的球员们在与东道主的接触中都保持着一种礼貌的距离,但是朝鲜人彬彬有礼的言行举止仍然让当地人民如沐春风。在2010年,卫报曾经发表了一篇文章,作者是伯纳德-格兰特(Bernard Grant),他在1966年时是当地的一名记者,并且同朝鲜队有过接触。他回忆道:“整个城镇都从心里面接受了朝鲜队,他们很快成为了我们支持的英雄,有巨大的球迷人数。”

(图)千里马是朝鲜队的精神力量的来源。

政府本来十分担心朝鲜队参加世界杯之后,可能会引发很多能够登上各大报纸头条的报道,但是随着世界杯的正式打响,这种担忧看起来更像是杞人忧天。在D组中,朝鲜队遭遇了身强体壮但是技术一般的苏联队,难以预测的智利队和本届杯赛的大热门意大利。当时没人看好朝鲜队可以从小组赛中出线,当时《时代周刊》的一位记者轻蔑的断言:“除非朝鲜人会杂耍,会点什么出人意料的特殊技能,比如能一直把球夹在脖子上什么的。要不然,从小组赛出线的肯定是苏联和意大利。”

【千里马在英格兰腾飞】

当7月12日,朝鲜队的揭幕战在阿雷桑公园展开,他们面对的对手是苏联队。苏联人的身体太过强壮,而亚洲人面对他们几乎毫无还手之力。面对平均身高只有5英尺半(1米67)的朝鲜队,苏联人几乎取得了碾压般的优势,最终苏联人3-0获胜。看起来朝鲜人的冒险之旅似乎有提前结束的危险。

在第二场比赛,他们遭遇了智利队,也体验到了南美洲的足球风格:较少的身体对抗,较多的以技术为基础的进攻。这对上了朝鲜队的胃口。在上半场,智利队首开纪录,由马科斯(Marcos)打进了一粒点球。而在比赛行将结束的时候,朝鲜队的朴泽金(Pak Seung-zin)不可思议地扳平了比分,比分最终定格在了1-1。此时《时代周刊》也改变了最初的看法,他们的一篇报道中写道:“很少有球迷们像米德尔斯堡的球迷这样,如此用心地支持一支队伍,他们都在竭力支持这群神秘的东方来客。”

BBC评论员弗兰克这样描述当地的球迷:“他们在为米德尔斯堡助威时都没有这么大声!”而同组的意大利则是输给了苏联,但是击败了智利人,也就是说如果朝鲜想要进入八强的话,他们必须在小组赛最后一场击败意大利。因为他们在前两场比赛只取得了一个进球,所以如果最后一场打平的话,晋级的将是两届世界冠军。而朝鲜队只有一线生机,他们要做的就是尽全力击败蓝衣军团。

而另一边的意大利也面对着艰巨的任务。在之前被称为“圣地亚哥之战”的智利世界杯上,蓝衣军团让自己蒙羞,他们粗鲁野蛮的表现成为了足球的耻辱,所以如果这个国家的足球队想要重新拾起他们的骄傲的话,他们要做好多重建的工作。在之前的三年里,意大利的足球豪门AC米兰和国际米兰都在英格兰世界杯之前获得了欧洲冠军杯的冠军,而这些俱乐部的球员构成了意大利国家队的核心。

(图)面对两届世界杯冠军意大利,朝鲜队也毫无惧色。

这也为埃德蒙多-法布里(Edmondo Fabbri)注入了极大的激情,他们相信也可以在国际大赛的舞台取得成功。所以这场面对拥有千里马精神的朝鲜队,便成为了蓝衣军团必须完成的任务。这场比赛对于朝鲜队这匹肋生双翅的飞马来说,是一个难以逾越的天堑,不过好在他们阵中有朴斗益。

异军突起的朝鲜队真的击败了意大利,也让他们的神话得以延续。虽然朝鲜队的拼搏精神无可置疑,但是在比赛过程中有一些因素也间接帮助了朝鲜队。头一个对身穿蓝色战袍的意大利的不利条件就是他们的队长,也是博洛尼亚的传奇球员贾科莫-布尔加雷利(Giacomo Bulgarelli)本身就膝盖有伤,而在一次试图铲断朴泽金的时候加重了他的伤势,令他不得不提前下场。而在此时,意大利已经用完了换人的名额,也就是说在剩下的比赛中,意大利人一直少一个人应战。

在上半场结束之前,宿命般的一刻到来了:意大利人解围之后,被朝鲜队头球顶回了禁区,而前插的朴斗益让过了皮球,随后拔脚低射。皮球穿过了意大利门将阿尔贝托西的十指关,滚进了网窝。“在上半场结束前还有五分钟,朝鲜队领先了!”当时BBC的评论员嘶吼道,“太轰动了!”你也可以说这是朝鲜的成就,他们真的做到了。

其实当时效力佛罗伦萨的门将阿尔贝托西本可以做的更好,但这一刻更像是造化使然,命运女神也站在意大利的对立面。千里马终于飞到了蓝天之上,虽然在接下来的比赛过程中,蓝衣军团获得了多次扳平比分的机会,特别是巴尔加雷利在博洛尼亚的队友佩拉尼浪费了两次黄金机会。但是朝鲜人众志成城,坚守阵地,等于等到了终场哨声的响起,他们晋级了。而意大利人则只能在奚落和嘲笑中,含羞带臊地回了国。

整场比赛的结果很快占据了全世界关注足球的国家的体育新闻头条,在英格兰,记者们更是争相不惜用夸张的言辞报道这场比赛。《每日快报》的阿诺德-霍维(Arnold Howe)当时写道:“昨晚,朴斗益创造了足球界最具爆炸性的新闻。他的进球将意大利淘汰出了世界杯,也让之前不被看好的朝鲜队进入了四分之一决赛。这个进球也让朝鲜队点燃了整个米德尔斯堡的夜晚。”当时整个英格兰媒体都充斥着这种论调。

(图)朴斗益攻破意大利球门的瞬间。

德里克-霍奇森(Derek Hodgson):“朝鲜的历史学家可以把这件事写到历史中,因为从现在开始,他们可以宣称自己是足球强国了。”不过我猜那些历史学家应该不会这么干的。

同时,距离当地更近的《卫报》的文章引用了一位米德尔斯堡当地球迷内维尔-尼克尔思(Neville Nichols)的言论:“每个人都是为了去看世界强队意大利的,但是随着朴斗益打进了那个伟大的进球,比赛的氛围就改变了。整个球场都沸腾了,我实在不敢相信我看到的一切。从那开始,我们就从心里接受了他们,到现在我们还在讨论他们。”

就像没人会想到他们能够战胜意大利一样,之后等待所有人的将是更让人震惊的新闻。在进入世界杯的八强之后,他们将要面对的对手是葡萄牙,当时的葡萄牙拥有尤西比奥、托雷斯和克鲁纳等世界知名的超级巨星。朝鲜人的爆冷之旅应该结束了,因为,闪电不能两次击中一个地方。

【黑马遗憾出局】

这场四分之一决赛是在埃弗顿的古迪逊公园球场举行的,我翻阅了当时的报道,发现有大概5000名米德尔斯堡的球迷跟随朝鲜队一起来到了利物浦,他们要在这里为他们的新英雄加油助威。大卫-科尔曼(David Coleman)是当时BBC的现场评论员,而大多数人都在期待,甚至可以说是希望朝鲜队会继续创造奇迹。因为如果表现出顽强战斗精神的朝鲜队取得胜利的话,要比葡萄牙晋级刺激的多。如果说意大利人的失利可以归咎为轻敌以及朴斗益的灵光一闪,那么尤西比奥和他的队友们应该不会再次栽倒在黑马手下。

(图)这届世界杯上,朝鲜队快速移动和彪悍的打法独树一帜。

那场比赛的观众到底有多少来自米德尔斯堡,有多少来自默西塞德郡当地已经难以查清楚。而科尔曼表示,当时的朝鲜队员身穿全白色的队服,而葡萄牙则穿着他们传统的枣红色战袍,双方都受到了现场观众巨大的欢呼声。比赛开始不到一分钟,朴泽金就取得了进球,他在禁区外起脚远射,效力于贝莱嫩斯的门将佩雷拉猝不及防,皮球飞进了球门的左侧死角,朝鲜队取得了领先。这个进球不仅仅让科尔曼目瞪口呆,也让全体观众惊讶不已。“不可思议!”他大吼道。

葡萄牙人很快就展开了反扑,但是在朝鲜队的门线前,守门员李昌明(Lee Chang-Myung)高扑低挡,防住了葡萄牙多次进球良机,让朝鲜队保持着领先的优势。

随着比赛的进行,朝鲜队已经处于下风,看来葡萄牙人已经从开场的三板斧中清醒过来。可是在比赛第22分钟,杨胜国(Seung-Kook Yang)在右路的传中越过了葡萄牙门将佩雷拉,找到了远点的李东云(Dong-Woon Lee),后者在没人盯防的情况下轻松破门。朝鲜队两球领先!全场观众的激情被完全点燃了,他们开始高呼“真是毫不费力(easy)”。科尔曼则表示葡萄牙人陷入了“让人沮丧的麻烦中”。不过,朝鲜队的神奇表现还没有结束。

“我们想要第三个进球!”全场观众高呼着,他们迫不及待地想看到朝鲜队能够继续他们的奇迹。朴斗益在禁区外起脚远射,皮球打在了一名后卫的身上,但是却落在了杨胜国的脚下。“要进了!要进了!”科尔曼大吼着。杨胜国进球了,“这,这太让人难以置信了,”已经呆若木鸡的科尔曼喃喃道。他说的没错,比赛刚刚过了24分钟,朝鲜队已经三球领先。

(图)面对尤西比奥领衔的葡萄牙,朝鲜队严防死守。

朝鲜队曾经让意大利咽下失利的苦果,葡萄牙如今似乎要面对更加残酷的局面。不过,如果一支队伍太早地拿出了最好的状态的话,最后的胜利可能不会属于他们。尤西比奥随后接管了比赛,他用出色的表现证明了自己为什么是当时世界最佳球员之一。这位在莫桑比克出生的前锋把葡萄牙拉回了正常的比赛的节奏,在半个小时里,他连进四球(其中包括两个点球),让葡萄牙再次取得了领先。随后奥古斯托锦上添花,打进了第五个进球。

葡萄牙晋级了,他们在半决赛中被英格兰击败。不过在同朝鲜的四分之一决赛中,除了来自伊比利亚半岛的球迷之外,朝鲜队才是人们心中的超级英雄。在那天,BBC用自己典型的腔调描述了那场比赛,科尔曼评论朝鲜队说,他们“在这场比赛中把心掏了出来”。

对很多朝鲜队员来说,输给葡萄牙的比赛与其说是梦想的结束,不如说是新生活的起点。他们回归后接受了英雄般的待遇,在这个亚洲特殊的国度里,他们赢得了名誉、赞赏和奖金。朴斗益同其他几名队员一起获得了朝鲜体育的最高荣誉——“人民体育家”的光荣称号。只是,美好的生活并没有持续太久。

【噩梦般的回国遭遇】

政治的触手再一次左右了这些在英格兰东北部成为英雄的球员,因为政府内部意识形态的斗争,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被判有反政府的行为,只有几个人得以幸免。这些“罪人”最终被放逐,让人意外的是,他们的罪名居然是:在三球领先的情况下输给了葡萄牙。

作为政治犯,他们被送到了由政府安全部门运行的工地和煤矿。一名当年的政治犯,如今在韩国当记者的人回忆起,他在耀德(Yoduk)时见过一名名叫朴泽金的球员,而这个人正是面对葡萄牙时首开纪录的那个人。除了输给尤西比奥的球队这一大罪状之外,他同样还被认定帮助一名生活在日本的被放逐的朝鲜人送信,从事间谍活动。

(图)最终尤西比奥连进四球,击败了最大黑马朝鲜队。

而有关几名叛国者的报告也同击败意大利的英雄——朴斗益扯上了关系,最终他被发配到了Yangkang道浦川市的戴永(Daepyong)工人区,在那里做了十年的伐木工。后来,经过“改造”的他得到了金正日的指示,直接成为了Yangkang体育委员会的主管。

后来他又回到了平壤,成为了朝鲜国家队的主教练,以及李明洙(Lee Myong Soo)足球俱乐部的主帅,同时他也是五一体育场的总经理。在2008年,德高望重的他进入了政界,那时他已经78岁高龄。而根据新华社的报道,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前,奥运圣火进入平壤时,他是朝鲜派出的56名火炬手中最年长的一个。

【朝鲜队,世界没有忘记你们】

现在我们很难知道,朴斗益和他的那些曾经为“千里马”奋斗的队友们在他们的祖国到底是什么样的地位,不过在世界的其他地方,他们并没有被遗忘。在上世纪90年代末期,丹尼尔-戈登(Daniel Gordon)制作一部关于1966年世界杯的纪录片,其中提到了这些朝鲜人是如何在英格兰东北部大受欢迎的。在经过长达四年的外交努力后,戈登终于获得了进入朝鲜境内的许可。“朝鲜的官方对这事很好奇,他希望我能够客观中立地描述他们的国家。”戈登回忆说,“而那些球员们都欣喜异常,因为一直以来他们都认为自己早就被世界其他国家遗忘了。”

这部纪录片的名字叫做《他们人生中的一天(The Day of Their Life)》,而戈登还专门为此重返了平壤一趟,为了在那里举办一次特别的展映会。在平壤时,他决定再尝试去做一件有些异想天开的事,他希望当年的朝鲜国家队成员能够获得许可,访问米德尔斯堡。可能是他的这部精致感人的纪录片的功劳,朝鲜官方接受了他的提议,在2002年,回访之路成行。

戈登是这样描述“那些球员如何对这次旅行充满热爱”的:“我们在背后写了一行字:‘朝鲜世界杯代表队2002旅游团’。在公路上的时候,过往的汽车都向我们鸣笛致意。”当他们到达阿雷桑公园球场的一刹那,那时候可能是人们对球员们表达喜爱之情的最好的时刻。戈登说:“事实上,当时朝鲜队根本不被人看好,而且米德尔斯堡的人民几乎不认识他们,但是他们仍然支持了他们。但我同样认为,这些球员们用自己出色的表现回报了那些温暖他们的人。”

(图)朝鲜国家队员回到朝鲜后,曾经受到了领导人金正日的表彰,但这只是暂时的。

在足球作家协会(Football Writers’ Association)的网站上,有一篇理查德-弗莱明(Richard Fleming)在2012年写的文章,在文章中他提到了自己的朝鲜之旅,在那里他遇到了一些当年朝鲜国家队的成员。他描述了这些曾经在身披国家队战袍,为国争光的球员,他们如今都身穿着军队的制服。弗莱明说:

“他们如今都在各种各样的国有制企业中身居高位,我同朴斗益聊了很长时间,他仍然对自己在英格兰东北部的那次旅程如数家珍。他们仍然保存着他们自己的队服或者同其他球员交换的衣服,在回忆起阿雷桑公园球场时,他们还记得米德尔斯堡人民的温暖好客和他们在异国他乡得到的笑脸。这完全可以说明这段过去对他们意味着什么。”

“他并不清楚自己在世界上的名望,因为在朝鲜是不存在超级巨星的,当然除了伟大领袖金正日和他的儿子金正恩之外。还有一件事他们不能理解,就是如今球员们的收入。他们最近曾经返回米德尔斯堡录制了一个电视纪录片——《他们人生中的一天》。他们在观看纪录片之前,虽然这部片子并没有政治内容,并且对朝鲜这个国家的描写非常正面,但是还是受到了严格的审查。”这部纪录片和弗莱明与朴斗益的谈话都是发生在这些球员恢复名誉之后。

【如今,朝鲜足球近乎荒谬】

在1966年世界杯上,朝鲜队的表现绝对是世界足坛的一场地震,但是我们现在回顾过去,朝鲜队在世界杯的爆发可以被称作意义重大吗?在上文,我提到过德里克-霍奇森对此的描述:“朝鲜的历史学家可以把这件事写道历史中,因为从现在开始,他们可以宣称自己是足球强国了。”而且我也猜他们的历史学家不会这么干的,所有的证据证明我的猜想并没有错。

在2010年的南非世界杯上,朝鲜队继1966年之后再度杀进了世界杯决赛圈的赛场。不幸的是,曾经的千里马似乎已经消失不见了,曾经热情奔放的进攻、顽强的防守已经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畏葸不前和犹疑不定。在全世界面前经过了难堪的六个小时的比赛时间后,他们返回了祖国,而球队和教练组也可能再次面对背叛祖国和领袖的指控。

(图)2010年世界杯上,朝鲜队给人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就是郑大世的眼泪。

球员们之后果然遭到了意识形态方面的批判,而他们也不得不把三战尽墨、黯然出局的责任推给了他们的主教练。在之后发生了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如果66年世界杯的英雄们果真如报道所说的那般遭遇,2010年这却球员的命运确实值得人同情。

在这次惨败之后,只有在2014年世界杯的成功才能完成救赎,而朝鲜队也终于在2014年杀进了世界杯的决赛,面对的对手是“老对手”葡萄牙,朝鲜队终于再度建立了自己的荣耀。等等,你不知道这件事?韩国拦截到了朝鲜一家电视台的信号,直播的画面特别像过去的老电影,在“2014世界杯”上,朝鲜杀进了决赛,在决赛前,他们7-0横扫日本,4-0大胜美国。因为和中国有点历史渊源,所以仅仅赢了中国两个球。这些故事听起来有些莫名其妙,因为这个国家根本就没有进入世界杯的决赛圈,托金正恩的福,你才能知道这些消息。

其实在2012年的时候,朝鲜就开始宣称自己是世界冠军了。如果你喜欢那种像拳击似的“你打倒我,他再打倒你”的比赛模式,而不喜欢每四年一届对冠军获得者给予丰厚奖励的足球盛宴的话,那么朴斗益和他的同胞早已经获得世界足坛金腰带多年了。

日本击败了阿根廷,他们从南美球队手中夺得了桂冠,并在此后保持了15场不败,直到他们2012年在平壤0-1被朝鲜击败。这样,这座非官方的世界冠军才最终易手。不知道这些消息会不会传到英格兰东北,特别是米德尔斯堡以及那些在1966年见证过千里马的爆发的那些人。如果真的如此的话,这种消息可能只会博人一笑,我也会如此吧。总之,我现在只能等待关于这件事的问答节目。

分享到:

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