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球帝首页 > 新闻正文

足坛旧事:克鲁伊夫改造巴萨

姚克伟 2016-03-24 21:00:00

编者按:奠定巴塞罗那足球哲学的一代教父克鲁伊夫因肺癌逝世,享年68岁,足坛上下一片唏嘘。让我们一起重温这篇讲述克鲁伊夫在巴塞罗那执教经历的文章,对这位足球教父致以最高的敬意与哀悼。

那是1988年4月28日的晚上7点,巴塞罗那市的赫斯佩里亚酒店(译注:即Hesperia,也有“黑斯佩里亚”的音译版本)很是喧嚣。这座酒店位于维尔戈大街上,在巴塞罗那市中心以北的位置,距离诺坎普球场仅仅5分钟的车程。

当时,21名巴萨球员以及时任主教练阿拉贡内斯一同参与了在酒店进行的新闻发布会。“努涅斯主席欺骗了我们,作为职业球员和教练,我们感受到自己被羞辱了,”巴萨时任队长亚历克桑科手持声明这样读道。“因此尽管这样的请求通常是为了挽留俱乐部会员,但这一次整支球队都希望主席能够立刻辞职。”

这份声明随即引起了空前的震动。“努涅斯主席并没有将自己深深地融入到俱乐部中,他也并不喜爱球迷们,”巴萨中场维克托-穆尼奥斯这样说道。“他只爱他自己。”顷刻间巴萨内部的火药味十足。当时巴萨内部十分紧张,这不仅仅是金钱的问题,更是俱乐部与球员和教练间的关系存在问题。当时西班牙财政部调查了每一笔巴萨涉及的合同,他们怀疑巴萨涉嫌偷税,因为巴萨阵中每名球员的球员合同和肖像权合同是分开签订的。而当俱乐部官员坚称球员们应该自讨腰包来补上所亏欠的税款时,整支球队自然地将矛头直指俱乐部主席努涅斯。

(图)俱乐部主席努涅斯发现球队的教练和球员们令他很头疼

这次事件史称“赫斯佩里亚兵变”,这也是巴萨自1941-42赛季以来球队最低谷的时刻。时任主帅阿拉贡内斯选择支持球员们的行动,在球队的低谷中他最后也不得不黯然离开了球队。在该事件发生前,巴萨曾于1986年闯入到了欧冠的决赛,但在与布加勒斯特星的决赛中0-0打平的他们最终在点球大战4罚全失,与冠军失之交臂。为了扭转俱乐部内部的不利局势,努涅斯随即宣布在6月召开球队主席的选举。

在这一事件发生的6天后,也就是1988年的5月4日,克鲁伊夫被任命为巴塞罗那的主教练。当时球队在14年来仅仅收获了一个联赛冠军(译注:1984-85赛季),而在荷兰人于8年后离开球队时,巴萨已然在这期间赢得了11座冠军奖杯。

作为倡导全攻全守的先驱球员,克鲁伊夫在上世纪70年代后期拯救了巴萨,而在十年之后他则以主帅的身份再次回归。许多巴萨球迷至今认为他所打造的“梦之队”是俱乐部的史上最佳。在多年之后,本文也试图挖掘这位巴萨教父对于美丽足球的激情、时而的坏脾气以及对后来巴萨足球理念的影响等等。

【“我当时还是个23岁的孩子,而他的表现简直让我对世界有了新的认知”】

在“赫斯佩里亚兵变”之后,克鲁伊夫立刻展开了球队的重建工作。努涅斯并没有对造反的球员们留情面,球队总计有15名球员被出售,其中包括了深受大家喜爱的带头的三名球员——维克托-穆尼奥斯、拉蒙-卡尔德雷以及舒斯特尔,其中舒斯特尔更是将自己的下一站选在了皇马。与此同时,球队也补充进了12名球员,其中就有边锋贝吉里斯坦、攻击型中场巴克罗、中锋胡利奥-萨利纳斯以及防守型中场尤西比奥等,而他们也成为了克鲁伊夫未来那支梦之队的关键成员。

“我骄傲于自己能够受到一支世界级球队的关注,”尤西比奥在接受442的采访时说到。“当年作为球员,他(克鲁伊夫)在诺坎普球场的表现改变了西班牙和巴萨的足球哲学。我当时还是个23岁的孩子,而他的表现简直让我对世界有了新的认知。而作为教练,在他刚入主时球队正值动荡期,他选择了一群年轻,极度渴望出场表现并不会拖累俱乐部的球员来开创巴萨新的历史。”

(图)克鲁伊夫的执教为巴萨的未来发展指明了道路

令努涅斯不悦的是,克鲁伊夫还是将主要肇事者亚历克桑科留在了球队中。尽管当时这位巴萨队长已经32岁了,并且新赛季开始前饱受嘘声,但克鲁伊夫依旧坚持自己的做法。“亚历克桑科会坚持履行自己队长的职责,”克鲁伊夫强势地回应道。“他仍是球队的发言人,他也绝不会令球员们失望或是消极待事,他有自己所坚持的原则和本质。人们经常将矛头直指发言人,而非针对我。这并不寻常,但他是球队的领袖,我们的球队更是一个整体。”

“有些事情是很容易就能推理出来的。见鬼去吧主席先生,我才是球队的头儿。努涅斯常以‘完全掌控’的姿态管理着俱乐部,类似的还有涉及的建筑业和酒店经营等等,然而这样一手遮天的管理迟早有一天会被终结的。”

“如果你想与我谈话,”克鲁伊夫告诉主席说,“我会去你的办公室谈,但你不能进入到球队的更衣室。”克鲁伊夫与努涅斯的合作是以这样的要求为前提的。

【“比起那种1-0主义,我更喜欢5-4的胜利”】

随后则是球队战术体系的重建。在1988年的7月初,克鲁伊夫着召集了一线队的会议并概括了一下他的战术理念。

“他在黑板上画出了三名后卫,四名中场、两个边锋和一个中锋,”尤西比奥回忆道。“我们互相间彼此看着对方,嘴里叨咕着说到:‘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当时正处于442和352战术横行的年代,我们无法相信克鲁伊夫会在他的战术中派上这么多的进攻球员而在防守端投入如此少的兵力。他一手将这种新战术引入到了西班牙,这无疑是一场足球革命。”克鲁伊夫的这种343体系是从其在上世纪70年代于阿贾克斯及荷兰国家队的主教练米歇尔斯的433体系中演变而来的。

(图)如同球员时期一样,作为教练的克鲁伊夫依旧是巴萨的关键人物

“如果你派上四个人防守两名前锋的话,那么你就只有六个人来在中场与对方的八人相抗衡了,因此你没办法赢下比赛。我们必须要将一名后卫的位置向前移动,”克鲁伊夫后来解释道。

“我的三后卫体系曾遭诟病,但是我认为这种质疑的声音简直是白痴级别的。我们真正所需要做的是在最需要人数的中场位置尽可能地多派上一些球员。比起那种1-0主义,我更喜欢5-4的胜利。”诚然,球队的防守显然并没有进入到克鲁伊夫的考虑之中。球队门将苏比萨雷塔一度询问克鲁伊夫关于球队如何防守定位球的问题。“我怎么知道?”这位门将得到了十分简短的回复。“这些就由你来决定吧。在防守角球的问题上,你肯定比我更感兴趣。”

而对于前场球员来说,他们十分享受新的战术体系带来的自由。“我很喜欢343战术,”在克鲁伊夫麾下出场超过250次的尤西比奥回忆道。“比起巴萨的343战术,我在其他的战术体系下有时会显得有些挣扎。

(图)尤西比奥职业生涯为巴萨在联赛中出场超过200次

“我的技术、视野、以及快速分球的能力都极为完美地适配那支巴萨的体系,而其他球队这些方面是显然不行的。作为一名中前卫,我经常有很多的职责,比如说出任名义上的边前卫等等。”

整个战术体系的核心是对于控球权的绝对占有,而这也是一直以来巴萨的标志。“它是一个基本的概念:当你支配球时便意味着对于转移球方面你做得很好,”克鲁伊夫说道。“你拥有着你的对手所不能做到的,因此他们无法进球得分。接球队员的跑位决定了球会传向哪个位置,如果你能够跑位极佳,那么你就可以将对对手施加的压力转化为你的优势,皮球便可以随心所欲地移动至你所希望的位置上。”

【“如果没有克鲁伊夫,我相信之后的哈维和伊涅斯塔等人就不会出现”】

但克鲁伊夫仍要面对一个棘手的问题。当时他的球队人员配置相对比较单薄,特别是对于球员技术能力的要求,球队需要核心球员来起到球队大脑的作用。在球队需要控球型球员的大背景下,拉马西亚青训营进行了彻底的改革。

巴萨的青训体系带来了诸多我们熟知的巨星,比如哈维、伊涅斯塔和梅西等等。以往这里曾经选择球员的标准并不是考量他的绝对能力,而是针对于球员的潜在体格。在1986年,一位15岁的少年接受了拉马西亚的身体测试,该测试显示他日后的身高将会达到1米80。“我一定会高于1米80的!”少年尖叫道。“我会成为一名职业球员!”这位少年的名字叫做瓜迪奥拉。

克鲁伊夫的到来改变了这一切。“我也曾同阿尔伯特-费雷尔、塞尔吉和吉列尔莫-阿莫尔等一样是个矮个子球员;往往没有出色身体素质的球员在支配球以及压迫对手方面表现得十分灵巧和出色,”克鲁伊夫回忆道。“瓜迪奥拉也不是一位完全依靠身体素质的球员,但当他结合球的时候他能展现出自己非凡的才能。这也是我所需要的。”

“对于克鲁伊夫来说,保持紧张感、节奏轻快、尝试插上向前是他足球理念中十分重要的因素,”后来转会去到切尔西的右后卫费雷尔说。“他很清楚地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样的球员,他也会在选择矮小球员以及提携年轻球员方面做得很棒。他确信这是这种理念是他前进的方向。”

当时,巴萨的每支梯队,从8岁以下级别到巴萨B队全部都开始模仿成年队富有革命性的343打法,强调追求控球权。而克鲁伊夫一直以来所渴求的“造星工厂”也随之而来。上文提到的拉马西亚出品的费雷尔、阿莫尔和塞尔吉等三名球员共计为球队出场超过1000次,而他们中没有一人的身高超过1米80。而更高却也显得瘦弱一些的瓜迪奥拉则为球队出场了384次。

(图)费雷尔在1990-98年期间为巴萨效力

“在巴萨,皮球才是主角,甚至在进行健身训练时我们仍被要求需要结合球来进行,”曾在克鲁伊夫时代的巴萨青年队效力过6个年头的世界体育报记者奥瑞尔-多梅内克回忆道。“对于一些像我一样个子矮小的球员来说反而会得到更多机会。我在拉马西亚时,瓜迪奥拉还十分瘦弱,而克鲁伊夫认定通过更多的比赛历练,他最终能够在各方们都有所成长。如果没有克鲁伊夫,我相信之后的哈维、伊涅斯塔和蒂亚戈等人就不会出现。”

【“如果我想让你明白我在说什么,那么我就会更好地解释一下”】

克鲁伊夫为巴萨打造的新战术体系的蓝图逐渐成形了,尽管球队赢得了1988-89赛季的欧洲优胜者杯以及西班牙国王杯的冠军,但在其诞生之初仍存在一些问题。在1989年夏天巴萨的两个大手笔转会,米歇尔-劳德鲁普和罗纳德-科曼并没有如人们所期望的那样闪耀诺坎普球场。特别是科曼,他在第一个赛季并没有给人们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而克鲁伊夫也逐渐厌倦于在媒体前为这位荷兰同胞辩护。

媒体们逐渐不再拥护克鲁伊夫了。“与媒体交流是很危险的”,克鲁伊夫那种独自对抗世界的性格展现了出来。可以看得出来,他并不信任媒体。他仍会接受采访,但其内容则显得更为隐晦,增加了不少神秘感:“如果我想让你明白我在说什么,那么我就会更好地解释一下,”巴萨教父曾这样告诉一位记者。

(图)米歇尔-劳德鲁普的巴萨生涯并没有给人们留下太多印象深刻的表现

在1990年,巴萨最终以11分的巨大劣势排在皇马之后,他们在当赛季仅仅收获了一座国王杯。不过俱乐部主席努涅斯还是顶住压力,否决了对克鲁伊夫的不信任票,没有令其下课。

然而在1990-91赛季,克鲁伊夫与巴萨的传奇真正地开始了。拉马西亚体系终于开花结果,为克鲁伊夫的球队注入了年轻的新鲜血液。其实克鲁伊夫起初对于拉马西亚的改造是基于自我保护的目的而进行的。

“当年我曾在弗朗哥独裁统治时期在这里踢球,我知道加泰罗尼亚人是如何思考的,我知道这里人们的性格,”克鲁伊夫解释道。“巴萨的球迷希望看到来自加泰罗尼亚地区的球员更多地出现在一线队中,这也会令他们更加认同球队的教练,认为其也完全融入到了巴萨的文化中。我尝试在比赛中更多地使用加泰罗尼亚球员,这样即便在比赛局面不佳时球迷们也不大会喝倒彩。”

脾气火爆但却屡屡攻入重要进球的斯托伊奇科夫是球队的最后一块拼图。这位多才多艺的前锋在左路无论盘带、传球还是射门无不绝妙,这位巴萨尖刀在西班牙绰号为“坏牛奶(mala leche)”,他也的确靠着自己充满对抗色彩的性格为球队赢下比赛。

由于在1990年的西班牙超级杯决赛上踩踏裁判,这位巴萨前锋遭遇到了两个月的禁赛(译注:那场比赛巴萨以1-5负于皇马)。而在之后的1991年1月,巴萨则在联赛中以2-1的比分力克皇马,并将在联赛积分榜的领先优势扩大到5分。当时无论是后防线上的科曼还是中场的劳德鲁普都已成为球队的重要成员,格伊科切亚也已经成为了西班牙国家队的一员了。

【克鲁伊夫用吃珍宝珠棒棒糖来代替抽烟】

自少年时代以来克鲁伊夫就是个烟民了,经常一根接一根地抽个不停。在诺坎普的教练席上他需要承受很大的压力,这也让他每天的吸烟数量达到了20根。他也因此患上了心脏病,需要通过心脏搭桥手术来清除动脉堵塞。在接受了一个4小时的手术之后,上帝还是将这位世界最优秀的球员兼教练留在了世上。

在克鲁伊夫因手术缺阵的9场比赛中,时任助理教练雷克萨奇带领巴萨取得了其中的6场胜利,也最终确保了球队在6年来的首个联赛冠军。而球队中场尤西比奥更是将其归功于克鲁伊夫所强调的日常训练。“过去他在每个训练环节常常都要停下四五次来纠正我们的跑位:“不,不对!不是那里!再多跑一米就对了。现在你再看看,在这个位置你有更好的角度来传球。这可比之前那个位置好多了’。

“克鲁伊夫谈到的这些细节会引发我们的思考,而我们将这些细节点连接在一起后总会收获良多。没有教练会像他在日常的训练中向球员们如此地讲述这些,要知道作为球员他也是一位世界级巨星。多年来对于这些细节的追求也帮助我们在多个技术环节上有巨大的进步。”

(图)在克鲁伊夫手术缺阵期间,助理教练雷克萨奇带领球队赢得联赛冠军

当克鲁伊夫重回巴萨的教练席后,他开始用吃珍宝珠棒棒糖来代替抽烟。巴萨在1991-92赛季的开局并不理想,他们在赛季的前8场比赛中输掉了其中的3场。而在11月对阵凯泽斯劳滕的欧洲冠军杯的小组赛第二轮比赛则成为了球队在那个赛季的转折点。尽管在首回合比赛中球队2-0取胜,巴萨在第二回合比赛的半场比赛结束前以0-1落后,场面上更是踢得一团糟。球队急需前进的动力。

(译注:原文作者存在错误,巴萨第二轮比赛中首回合主场2-0取胜,次回合客场1-3失利,利用客场进球多从而进入到了最后的小组赛阶段。原文中指的3-1的胜利也可能是指巴萨在欧冠首轮淘汰赛中两回合战胜罗斯托克时的总比分。当时的欧洲冠军杯赛制较为特殊,那也是最后一届的欧洲冠军杯比赛,后改制为欧洲冠军联赛。各支球队通过抽签首先进行两轮两回合的淘汰赛,之后的8强球队通过抽签进入到两个小组再进行主客共计6轮的小组赛,最后各自小组的第一名晋级到最后的决赛)

“克鲁伊夫走进了更衣室,我们也期待他能够激发起球队的斗志,”球队中后卫纳达尔说到。“他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说:‘该死的,小伙子们,外面都**[文明用语]的结冰了!’

“当时看上去我们的欧冠之旅就要结束了,而克鲁伊夫所谈论的只是他当时感觉到天气有多冷。我们身上的压力一下子就消失了。他对球队充满了自信,他相信巴萨这样团结一心的球队一定会赢得冠军。”

尽管在下半场克鲁伊夫麾下的弟子们还是丢球了,但巴克罗在比赛第89分钟的头球还是令球队凭借着客场进球多的优势成功晋级到小组赛阶段。而当时间来到1992年5月时,巴萨成功卫冕了西甲联赛的冠军。当然这也是由于皇马在此前意外地负于孱弱的特内里费;在欧战赛场上,巴萨也成功晋级到冠军杯决赛,他们将在温布利大球场迎战桑普多利亚。

(图)克鲁伊夫最后还是在1991年选择用吃棒棒糖的方式戒烟

“他希望我们能够忘记俱乐部的历史,也希望我们能够将1986年欧冠决赛的阴影抛到脑后,”纳达尔回忆道。“克鲁伊夫十分简练地对我们说:‘走出去享受比赛吧!’我们身上的压力也就随之减轻了不少。”

当罗纳德-科曼在加时赛第112分钟打入制胜的任意球后,巴萨终于赢得了队史的第一个欧冠冠军。继那支完全统治了巴塞罗那奥运会篮球比赛的美国国家篮球队之后,克鲁伊夫的“梦之队”也诞生了。在这支“梦之队”中,门将苏比萨雷塔和队长亚力克桑科也成为了经历了四年前“赫斯佩里亚兵变”后仅存的两名球员。

“每个人都能感受到1992年的那支梦之队的精神面貌和团队氛围与之前都不相同,”尤西比奥说。“我们花了4年的时间来重建队伍,球队中添加了一些新鲜血液,我们最后改写了巴萨的历史。我们知道被球队选中自己将会书写属于自己的时代。”

(图)科曼的任意球最终帮助巴萨击败桑普多利亚,赢得了队史首座欧冠奖杯

【该死的球队(Bloody Hell Team)】

此后尽管有谣言说克鲁伊夫与努涅斯主席之间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特别是在球队1992年12月在欧冠联赛中被莫斯科中央陆军淘汰出局之后。但这支巴萨仍然延续着对于各项赛事冠军的强大竞争力。巴萨在1993年再次卫冕了联赛冠军,而这一次又是以弱旅特内里费击败皇马为契机的,巴萨更是在本赛季豪取87粒进球。

在1993年的夏天,球队迎来了天才射手罗马里奥,球队也期待着能够再次卫冕联赛冠军以及获得三年来的第二座欧冠奖杯。罗马里奥不负众望,在与皇马的联赛中他上演了帽子戏法,帮助球队以5-0大胜对手,同时也让人们看到这支巴萨仍有提高的潜力。

(图)巴萨的梦之队庆祝1992年的欧冠冠军

巴萨最终还是成功卫冕了联赛冠军,不过这一次来得尤为惊险。势在必得的拉科鲁尼亚看上去即将夺冠,他们的球迷们甚至在一切尘埃落定前就开始了庆祝,但后卫久基奇在对阵巴伦西亚时最后阶段罚失的那个点球最后令拉科将联赛冠军还是拱手让给了巴萨。

巴萨自时年二月3-6负于萨拉戈萨(译注:原文为2-6,但实际比分为3-6)以后拿下了30个所能取得的积分中的28分。在那场惨败过后,克鲁伊夫向每名合同即将到期的球员承诺,巴萨一旦夺冠就会与其续约。愉悦的媒体们则在巴萨赢得联赛冠军后为其取了一个新绰号:该死的球队(Bloody Hell Team).

在四天之后,巴塞罗那与AC米兰的欧冠决赛如约而至,两支球队将争夺“这个星球上最伟大的球队”的头衔。科曼、瓜迪奥拉、罗马里奥、斯托伊奇科夫全部都在其职业生涯的巅峰期。可惜的是,球风华丽的劳德鲁普则由于当时的三外援制度未能出场。“巴萨是我的最爱,”克鲁伊夫说。“米兰什么也不是,他们的比赛基于防守,而我们比赛是基于进攻的。”

不过AC米兰最终以4-0的比分赢下了比赛。马萨罗梅开二度,德塞利与赢得当场最佳球员的萨维切维奇也分别各入一球。那支巴萨的防守短板很少暴露在对手面前,但至少那一次,巴萨被打得有些狼狈不堪。

(图)德塞利在1994年的欧冠决赛中进球后的庆祝

“连续四届联赛冠军和1992年的欧冠冠军也许让我们自信过了头,”费雷尔回忆道。“我们原以为这场比赛将会十分轻松,我们有6到7成的把握能够拿下比赛。那就是‘梦之队’落幕的开始。我记得在赛后的返程大巴上,有些球员就被直接告知他们将被出售。在那场决赛后,一切都改变了。”

【“副主席威胁说如果克鲁伊夫不立刻离开诺坎普的话他就会打电话叫警察过来”】

随着欧冠失利,克鲁伊夫开始大刀阔斧地对“梦之队”继续改造。苏比萨雷塔、劳德鲁普、格伊科切亚和萨利纳斯在新赛季开始前离开了球队,而罗马里奥也在1995年的冬季转会窗口回到了他熟悉的巴西,而克鲁伊夫在他临别之前说:“他绝对无法与我相提并论。我能够令其他球员踢得更好,而他就仅仅只会进球。”在随后的夏季转会期,尤西比奥、斯托伊奇科夫、科曼以及贝吉里斯坦也相继离开球队。当年“梦之队”中只有费雷尔、纳达尔、巴克罗以及瓜迪奥拉留在了球队。

“我们为球队奉献了很多,而克鲁伊夫想要从根本上改造球队,”尤西比奥回忆道。“作为一名职业球员,我接受自己在31岁年龄让位给年轻球员,但我认为他或许可以比这(转会问题)处理得更好些,至少能够不会令我们如此神伤。”

新加入球队的波佩斯库、哈吉和普辛尼基在加入球队伊始并没有立竿见影的效果。球队的战绩也是磕磕绊绊,通常一场4-3的胜利后随之而来的便是场2-3的失利。只有从里斯本竞技转会而来的菲戈表现不俗,然而梦之队的彻底崩塌还是来得迅速而残酷。

(图)“与媒体交流是危险的”:克鲁伊夫很难容忍媒体

继上赛季以来,巴萨的1995-96赛季再次颗粒无收。在球队当赛季最后一个主场比赛对阵塞尔塔之前,克鲁伊夫与努涅斯间的紧张关系导致一度有谣言称鲍比-罗布森将会取代荷兰人的主帅位置。俱乐部副主席加斯帕特也前往球队更衣室进行了谈话。

“你这个犹大,”克鲁伊夫一边拒绝加斯帕特伸出的手一边回应道。“为什么努涅斯不能过来面对面地谈这件事呢?”两个人随即大打出手,加斯帕特甚至威胁说如果克鲁伊夫不立刻离开诺坎普的话他就会打电话叫警察过来。

“回头看看,也许去更衣室找克鲁伊夫谈话是个错误,”加斯帕特事后回忆道。“这么做只能让事态变得更糟。事情变得有些暴力了,我们都迷失了自己。在那之后我们都无法将一切进行下去了,这可不光光只是两场比赛这么简单。”就在这短短的90秒钟,这位巴萨历史上任职最长,在其执教阶段最成功的教练离开了球队。“热爱足球的人绝对不会喜欢努涅斯来当主席,”克鲁伊夫咆哮道,“但因为他们喜欢他们自己(所以还是选择努涅斯当主席)。”

一天之后,他二十二岁的儿子祖迪在巴萨对阵塞尔塔的比赛中发挥出色。在他离开诺坎普球场时,人们纷纷起立鼓掌并喊出口号:“克鲁伊夫,是的!努涅斯,不!(Cruyff, si! Nunez, no!)”我们不难理解球迷们的潜台词究竟是什么。

【“克鲁伊夫为西班牙重塑了足球的概念”】

尽管克鲁伊夫早已远离巴萨帅位,但自他27年前首次以主帅身份带领巴萨征战以来,他为巴萨留下的伟大足球遗产还在闪耀着光芒。

“至少克鲁伊夫为我们创立了一种新的战术体系,一种影响重大的俱乐部发展理念,”在2015年2月前担任巴萨B队教练的尤西比奥说道。“我能够感受到我队伍里还留有他的DNA。球队的每名球员都已经十分了解巴萨的战术体系,它已经渗透到了球队的每一处。拉马西亚的成功证明了克鲁伊夫的明智。每名年轻球员能够提升到新组别或是升上一线队都要将一部分功劳归功于克鲁伊夫。”

尤西比奥认为即便是克鲁伊夫欧冠决赛上的那次失利也对巴萨的发展有着积极意义。“瓜迪奥拉能够带出一支伟大的球队并不是巧合,因为他知道1994年欧冠决赛我们究竟缺少些什么,那就是:用心比赛以及尊重对手。我相信在那场比赛前瓜迪奥拉也绝对没把AC米兰当回事。”

(图)克鲁伊夫与瓜迪奥拉师徒间惺惺相惜

瓜迪奥拉同克鲁伊夫一样强调控球以及恢复拉马西亚的重要性,这也使得他取代了他的伟大导师从而成为了巴萨史上最成功的教练。但故事到这里仍没有结束。西班牙国家队在赢得2008年欧洲杯后统治了世界足球,而这也正是克鲁伊夫足球哲学的延续。

“克鲁伊夫为这个国家重塑了足球的概念,”纳达尔说。“如今巴萨和西班牙国家队能够统治足坛的根本原因便是由于他当年在巴萨的执教。”

我们如今仍无法客观地肯定巴萨和西班牙国家队是否是史上最强大的,但至少他们都继承了克鲁伊夫的伟大足球哲学。

分享到:

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