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球帝首页 > 新闻正文

足坛旧事:本菲卡与古特曼诅咒

姚克伟 2015-07-27 16:30:00

在体育领域中,特别是足球这种无法准确预知比赛结果的项目中,很难有一定能赢的赌注。不过在2014年5月14日的欧联杯决赛上,似乎冥冥中有一种宿命决定了比赛的结果。在这场本菲卡与塞维利亚的较量中,无论你用如何的赌注去压塞维利亚赢得比赛都是可以被理解的。

尽管从纸面上看,这本应该是场势均力敌的较量,两支球队在当赛季都有着不俗的表现。但实际上对于这场在都灵进行的决赛来说,买塞维利亚赢一定是对的。

从比赛的内容上看,这是场十分焦灼的比赛,双方在经历了90分钟的缠斗之后进入到了加时赛,在依旧没有分出胜负的情况下最后以点球大战的方式决定了冠军的归属。不过即便如此,比赛的结果依旧如人们所预料的那样,塞维利亚战胜了本菲卡赢得了那届欧联杯的冠军,他们更是在一年后实现了卫冕。而对于本菲卡来说,他们则连续第二年在欧联杯决赛中遭遇失利。那么问题也随之而来,为什么即便是那种势均力敌的较量,人们还是如此相信塞维利亚呢?

实际上这里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不过对于本菲卡来说,赢得锦标意味着更多,远比在球队荣誉室里增添一座欧联杯奖杯意味着更多。自2003年来就效力于本菲卡的队长路易松在赛后说:“我们都拼尽了全力,但还是缺少一些运气。很遗憾,我们再次在决赛折戟,本应打进的球也都没能打进。”在这位巴西人的措辞中我们似乎能感受到他强烈的沮丧之情,似乎在赛前就已经确定了比赛的结果一般。

诸如“缺少一些运气”和“本应打进的球也都没能打进”的言论自然与“更好的球队赢了”相比是不同的。似乎他认为是不关乎与实力的其他因素令他们输掉了比赛。好吧,我们就不再卖关子了,相信很多球迷看到这里早就已经认识到我们谈论的话题就是那个著名的诅咒。冥冥中本菲卡的一切决赛失利都是注定的,而这一切也都是从1962年开始的。

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后期开始,在欧洲大陆上逐渐有了洲际的足球比赛,而当时的欧洲冠军杯被皇马所统治,白衣军团赢得了该项赛事前五届比赛的锦标。然而在1960-61赛季,皇马的这种统治力戛然而止,他们的死敌巴萨获得了参赛资格并成功闯入到了最后的决赛。巴萨本想以欧冠冠军来证明自己,不曾想却在“奇迹之地”伯尔尼以2-3的比分负于本菲卡。

随后第二年,此前缺席欧冠的皇马卷土重来,试图重新戴上统治整个欧洲足球的王冠,而他们的对手还是本菲卡。尽管在那场比赛中普斯卡什的帽子戏法一度令皇马两次取得领先优势,但顽强的本菲卡更胜一筹,他们最终以5-3的比分卫冕了欧冠冠军,也宣告了欧洲足坛新王者的诞生。但也就从这时起,本菲卡的命运有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

通常在这种情况下,球队往往都会选择更进一步,在球队原有的基础上进行补强并像皇马一样尽可能地继续保持着统治力。这支葡萄牙豪门彼时人才济济,他们拥有何塞-阿瓜斯(Jose Aguas)、安东尼奥-西莫斯(Antonio Simoes)、马里奥-科鲁纳(Mario Coluna)以及无可阻挡的尤西比奥等一干球星。

本菲卡的成绩提升得益于一位新主帅的到来。此前在1958-59赛季,这名主帅曾率领波尔图成功地在一度落后本菲卡5分的不利局势下成功夺冠。而之后他便火速转投了本菲卡,开始了自己的新征程。在随后的两个赛季里,凭借着他的出色指挥,本菲卡闪耀整个欧洲大陆,那也是俱乐部目前为止最为辉煌的一段岁月。

(图)古特曼与尤西比奥的签约经历颇为传奇

在他上任之初,他最受争议的地方莫过于决定扩充整个一线队球员的数量,即不少于21人,同时鼓励年轻球员通过良好的表现来竞争一线队的位置。也正是在他的努力之下,尤西比奥成功加盟本菲卡。据说,这笔传奇的签约是在理发店敲定的。尽管做法备受争议,但这位主帅总能带来成功。

之前这位主帅曾享受那种浪迹天涯般的工作体验,在加盟本菲卡前他曾在18家不同的俱乐部有过执教记录,足迹遍布欧洲和美洲,并且从未在一家俱乐部待上两个赛季以上的时间。这并非只是巧合,他本人笃信对于任何俱乐部来说,一段时期的成功只能持续两个赛季,而之后的衰落则是不可避免的。引用他的话来说就是:“第三个赛季往往是致命的。”

不过在本菲卡,他显然是打破了这一定律,他在本菲卡的第三个赛季成功帮助球队卫冕了欧冠冠军,并达到了球队的巅峰。不过这也是他在球队最后的成功经历了。

在帮助球队成为欧洲大陆上的新王者之后,这位冠军教头认为自己的成就远没有反应在自己的报酬上。在1962年欧冠决赛战胜皇马之后不久,他找到球队主管讨论加薪和奖金问题。不过令人不解的是,俱乐部对于这位主帅提出的要求表示拒绝,他们坚称一切应该按现有的合同履行。这一举动放在如今来看一定会让他们悔恨万分,但这一切早已无从改变了。

主帅要求加薪在如今看来是一件平常事,不过在那个时代如果球队真的有所响应,那通常将是很严重的错误。这位主帅显然对于俱乐部的如此绝情而愤愤不平,他决定应该辞掉这份工作。在离开之前,他发出了一个在本菲卡俱乐部以及欧洲足球历史上十分出名的一个诅咒。

“在未来的100年里,”他说道,“没有任何葡萄牙俱乐部能够两夺欧战锦标,而本菲卡没有我的话也永远别想拿到欧战冠军。”这绝对是一个令人震惊的言论,当时毕竟本菲卡才刚刚卫冕了欧冠冠军。

这一“诅咒”的第一部分实际上已经时常被忽略,因为同为葡萄牙球队的波尔图已经在1987年和2004年两夺欧冠冠军,因此可以说这一部分已经失效。不过对于“诅咒”的第二部分来说,它依旧保持着效力。本菲卡在此后曾有八次晋级到欧战赛事的决赛,其中包含有五次欧冠决赛以及三次欧联杯决赛,而每一次他们都只得铩羽而归。

人们对此有很多的争论,而它的焦点在于该言论是否的确是一个诅咒还是只是一个预言或是只是一时恼火脱口而出的话。而无论这个言论究竟从何目的,但对于本菲卡来说他们在此之后就再未尝过欧战冠军的滋味了。如今时间已经过去了54年之久,这一“诅咒”还在继续着它的效力。如果这只是一个简单的预言或是一时恼火脱口而出的话,那么本菲卡方面本应能够在那八次的夺冠机会面前打破这一言论。然而我们从前面提到的本菲卡队长路易松的言论中不难发现他对于宿命的认定。

我们终于要说这位主帅的名字了,那就是古特曼。相信很多球迷们早早地就知道了他的名字,著名的“古特曼诅咒”的巨大威力成为了本菲卡俱乐部挥之不去的阴影。

在2014年,那场对阵塞维利亚的比赛之前,本菲卡主帅若苏斯和一些队员曾试图笑对关于这一诅咒的一切流言。若苏斯十分自信地称,“我不会相信任何的不详预兆,而大多数的球员们甚至都不知道有关于这诅咒的一些数据信息”。然而他的言论最后被证实也只是一种虚张声势,球队还是输了比赛,球迷甚至可能有一些球员在赛后都被这种失利与诅咒的阴影所笼罩。而在赛后,若苏斯称:“最好的球队没能赢得欧联杯,”并且称他的球队“运气不好”。没人去提及这个诅咒,然而他们也不必去提及。

让我们来介绍一下古特曼。在1899年,古特曼出生在布达佩斯一个贫民区的犹太家庭中。起初古特曼曾接受舞蹈训练并成为了父母所在舞蹈团的一员。然而在意识到自己的双脚比起跳舞更适合去踢球后,他选择了足球。

在青年时代,作为中后卫的古特曼有着同龄人中出类拔萃的身体素质,更难能可贵的是他的球感也十分不错。在结束青年队时代后,他职业生涯效力的首支球队是MTK匈格利亚,并随队赢得了1920年和1921年的联赛冠军。在那个时代,生活在匈牙利的犹太家庭十分不易,霍尔蒂将军的政权是一个新兴的反犹太势力的主要组成部分,他们后来更是席卷欧洲中部的多个地方。

而年轻的古特曼也不得不逃离了匈牙利,前往奥地利,在那里他加盟了一支在维也纳的犹太俱乐部维恩哈科亚(Hakoah Wien)。在那里,古特曼再次尝到了联赛冠军的滋味。当时,与匈牙利相比,奥地利是一个更为民主自由的国家,那里的气氛十分轻松,也更加宽容,对于古特曼来说再合适不过了。不过在那段期间里,他还是为匈牙利国家队出场过四次。

维恩哈科亚在上世纪二十年代曾有过出访美国的经历,球队的此次造访是为了在这个支持犹太的国度谋求资金上的支持。而在纽约的繁华以及提供的机会面前,古特曼最终不再跟随球队返回政局极不稳定的欧洲大陆,而是选择留在这里。在美国的这段岁月里,尽管收入不高,但古特曼还是攒了一些钱,通过一些理财方式获得了不错的收益,比如说股票市场。然而随后古特曼也经历了1929年的金融危机,他与很多人一样遭受了巨大损失。几乎倾家荡产的古特曼被迫回到了欧洲,继续他的足球生涯。

在奥地利,他最终结束了自己的球员生涯,并在退役后成为了一名教练。而作为教练,他的首站便是老东家维恩哈科亚。随后他又前往荷兰,执教恩斯赫德。 而就在这个时期,战争的阴云渐渐开始笼罩在欧洲大陆,古特曼也自然同他人一样受到了影响。古特曼在这一时期究竟是如何度过的并没有十分明确的史料记载,即便他本人也几乎没有谈及过。

对于一位犹太人来说,这段历史绝对是噩梦一般,因此古特曼不愿回忆和提及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有文章曾说古特曼因犹太人大屠杀而失去了很多家人,他自己则勉强地得以活了下来。古特曼最后在战争中选择流亡至瑞士,一直到战争结束。

后来,古特曼回到了他熟悉的布达佩斯,短暂地执教了布达佩斯瓦萨斯。再之后他选择奔赴罗马尼亚,执掌布加勒斯特马卡比。在那个时期,罗马尼亚饱受经济困局以及饥荒的困扰,精明实干的古特曼还是能够相对平稳地生活下去。而在这种苦难中咬牙挺过去、不畏惧地前行的特质也在他出走本菲卡的这件事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在执教布加勒斯特马卡比期间,尽管生活十分节俭,但因为俱乐部官员干涉他的球队日常事务,他便立刻选择了离开。

我们并不知道这究竟是源自于古特曼骨子里反复无常的性格还是一种对于探索世界的渴望,亦或是仅仅是在不断地更换俱乐部中寻求不断地提高他的执教水平,但古特曼无疑是教练界的浪子。他来到亚平宁半岛后执教帕多瓦和特里埃斯蒂纳的经历就十分短暂,而在旅居南美期间,他执教博卡以及基尔梅斯的时间也十分短暂,在此之前他在塞浦路斯执教希腊人竞技亦是如此。而当时间来到1953年时,古特曼来到了圣西罗,他的东家变成了AC米兰。

在入主红黑军团的首个赛季,球队的一切如古特曼所愿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而在入主的第二个赛季,AC米兰便在他的率领下仅仅在19场联赛过后便提前赢得了意甲联赛的冠军。尽管球队在战绩上面十分出众,不过古特曼还是由于与董事会意见分歧最后与球队分道扬镳。“我被解雇了,”古特曼在新闻发布会上如是说道。“尽管我并不是个罪犯也不是个同性恋。”最后他用一个简单的“再见”结束了这场发布会。

古特曼这样的经历意味着很多。他是一位备受争议教练,经常与俱乐部的关系闹得很僵。有些时候这是必要的,但有些事情的确是不可容忍的。而他同时也是一位成功和极富创新精神的教练,他提倡使用当时还十分新颖的424战术。古特曼曾亲眼目睹过那支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无坚不摧的匈牙利国家队的伟大。在1950-56年的六年里,他们在全部的50场比赛中赢下了其中的42场,打平7场,而唯一的一次失利则是在1954年世界杯决赛,也就是著名的“伯尔尼奇迹”中憾负前西德队。

在离开AC米兰之后,古特曼曾短暂地执教过维琴察和布加勒斯特捍卫者,随后他又回到了南美大陆执教了圣保罗。在那里,他将自己的执教理念展现给了众多巴西人,巴西足球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前后占据了统治性的地位。

在1958年,古特曼来到伊比利亚半岛的葡萄牙,执教了波尔图。自那时起,古特曼彻底地完善了他倡导的战术体系,并可以随时在球队中运用。这位信念十足的教练曾这样说过:“我从不介意对手进球,因为我常在思考的是我们能进更多的球。”在成功率领波尔图赢得联赛冠军后,炙手可热的古特曼随即成为了本菲卡主帅的最热门人选,人们都期待他能带领球队赢得伟大的成就。

在来到本菲卡俱乐部后,伴随者他执教理念和战术体系的全面完善,他自然清楚哪些球员是他需要的,哪些则对他来说毫无用处;他之后从一线队挑选出了二十位球员。

任职于CNN的葡萄牙足球解说员本-舍伍(Ben Shave)这样评论道:“自古特曼来到葡萄牙以来,他与本菲卡之间的关系就注定会十分复杂。而事实也的确如此。在卫冕欧冠冠军之后,古特曼与当时刚上任的球队主席维塔尔提出了一个十分合理的请求:涨薪。而维塔尔却选择拒绝他的请求,这也令古特曼只得离开球队,并留下了那个著名的诅咒。”

有人认为古特曼在各俱乐部的任职时间短似乎是不可避免的,因为他所带来的成功总是伴随着绝大的争议,而这些声音最后也驱使他离职,而人们也将他与如今的穆里尼奥相比较,认为他在这方面是“魔力鸟”的先行者。舍伍说:“古特曼与穆里尼奥有一定的相似点,他们都极具个性,并不懈地追求成功。

对于本菲卡来讲,古特曼的离职是件十分不幸的事情,球队也对当年的这个决定抱着深深地悔恨之情。然而类似的事情实际上在2001年时再次出现,穆里尼奥成为了那次事件的主角,本菲卡决定用球队名宿托尼来顶替刚刚上任一年的“魔力鸟”。

“这(穆里尼奥离任)看上去与古特曼离开的的情况是类似的,穆里尼奥接触了球队主管讨论续约的问题,当时他刚刚率领本菲卡3-0战胜了同城死敌里斯本竞技,不过最后穆里尼奥的提议还是遭到了否决。”

无论这种对比是否具备说服力,但至少在古特曼离开本菲卡以来球队就再未尝过欧冠冠军的滋味,而诅咒所带来的阴影也长久地笼罩在本菲卡队内。

古特曼于1981年去世,并葬在了维也纳。他的去世并没有对他言论的效力有任何的动摇,尽管我们已经永远无法知晓他在1962年说出那番话时的真实想法,但这个“诅咒”的效力如今仍一如既往地有效,本菲卡也距离破除它的影响仍然十分遥远。

在1990年的欧冠决赛中,本菲卡与AC米兰展开正面交锋。而在赛前,本菲卡的传奇球员尤西比奥来到了维也纳,拜访了古特曼的坟墓。这位传奇巨星请求古特曼能够宽恕俱乐部当年对其犯下的错误,然而尤西比奥最后还是亲眼看着本菲卡被里杰卡尔德的那粒进球所击溃。如果古特曼在天之灵能够听到的话,相信当时他应该是无动于衷的。

“每年当本菲卡进行欧战比赛时,球队都会试图去摆脱诅咒的影响,”葡萄牙记者索尔斯如是对CNN说道。“每次本菲卡造访维也纳附近时都会在古特曼的墓前献花。但这并没有奏效。”如果连尤西比奥的恳求都没有用的话,那么也许回到事发地阿姆斯特丹来消除诅咒的效应也是必要的。

在2013年的欧联杯决赛中,切尔西与本菲卡的较量正是在阿姆斯特丹进行。然而本菲卡的开局并没有十分顺利。在下半场,托雷斯的进球帮助蓝军取得领先。尽管许多本菲卡的球迷已经再次开始认为球队将走霉运时,爱德华多-萨尔维奥在禁区内的头球打在了阿兹皮利奎塔的手上,裁判果断地判罚了点球。

而当卡多佐打入点球后,球迷们的信心似乎又回来了。随着比赛的持续进行,似乎加时赛将会不可避免地到来。然而在伤停补时的第三分钟,切尔西赢得了一个右侧的角球。角球开出后找到了蓝军后卫伊万诺维奇,塞尔维亚人准确地将球顶进了球门,本菲卡也遭遇到了绝杀,再次无缘欧战冠军。直到这时,球迷们又再次想起了那个1962年以来从未失效过的诅咒。

而在那场比赛前一周,本菲卡刚刚因为波尔图在联赛最后一轮的最后时刻进球丢掉了本该到手的联赛冠军。“古特曼诅咒”的效力是真的强大到了甚至会影响到国内冠军的归属吗?“我无法解释这一切,”本菲卡的门将亚瑟说道。“我们如何解释它?并没有什么合乎逻辑的原因能解释我们为什么在赛季末连续丢了两个重要的锦标。对阵切尔西我们已经做了我们应该做的,我们只是欠缺运气。”

然而尽管这并非像有人真的施了什么黑暗魔法令本菲卡如此不行,但只要球队输掉重要的比赛,诅咒的阴影便会持续地笼罩着人们。他们只会说自己做得很好,自己是更好的球队,自己只是不幸运……他们从来不会承认诅咒的存在,而他们也不必去证明。无论所谓“诅咒”是否是无心之言,至少它的影响没有变化。

(图)本菲卡始终难破魔咒

古特曼有着很丰富的执教史,他的教练生涯持续了约四十年,而他的足迹遍布全球,执教了来自十多个国家的二十三支球队。他率队赢得过许许多多的联赛和杯赛冠军,并开创了自己的战术理念和比赛方式。而他在战术上的创新影响了整个世界的足球发展。不过比起他那著名的“诅咒”,他在足球世界里获得的其他成就往往会被其所掩盖。如今这一“诅咒”尽管有一半失效(即波尔图的两届欧冠冠军),但另一半的效力实在是准得可怕。

本菲卡的死忠们都会深深地记得古特曼为俱乐部所创下的辉煌功绩。在球队再次举起欧战奖杯前,古特曼的名字和“诅咒”所蕴含的能量仍将十分强大。对于本菲卡俱乐部而言,距离摆脱“诅咒”的影响还有46个年头要走。

分享到:

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