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球帝首页 > 懂球号文章

「刘伯峰专栏」说瑞典语的城市和俄罗斯城市拿了芬兰联赛冠军

刘伯峰 2017-01-12 14:58:16 评论

——芬兰冠军之城纵览(上篇)

芬兰冠军城市分布图。

在HJK赫尔辛基队年复一年地举起芬兰超级联赛冠军奖杯的日子里,其他芬超球队肯定觉得自己身处极夜当中,黑暗漫无边际,只有HJK——芬兰足坛的头号豪门生活在极昼,独享所有光明。

一个主角(HJK)和11个配角的故事——俨然是芬兰超级联赛的规则和秩序,这样的戏码一直上演了6年,直到2015赛季结束,才终于由SJK塞伊奈约基队击碎了坚冰,打破了HJK对联赛王冠的垄断。秩序一旦被推倒,奇迹就接踵而至了,既然SJK队能够夺得队史上首个顶级联赛冠军,那么别的球队当然也想这么干。

有趣的是,确实又有球队做到了。IFK玛丽港队在2016年芬超联赛中,取得了17胜10平6负积61分的战绩,以3分优势力压赫尔辛基队登顶,成为了又一支首夺联赛王冠的球队。

一个说瑞典语的地方却拿到了芬超冠军

2015年无疑是芬兰足球史上最神奇的一年,因为联赛冠军和杯赛冠军都是“嘎嘎新”的。
SJK塞伊奈约基队史上首夺顶级联赛王冠,而IFK玛丽港则夺得了队史上首个芬兰杯冠军。

IFK玛丽港队夺得2016赛季芬超冠军球员庆祝(上图)、IFK玛丽港队主场(下图)。

成立于1919年的IFK玛丽港俱乐部可谓历史悠久,但其足球队长期混迹于低级别联赛,毫无亮点可言。然而在2003年到2005年,IFK玛丽港队完成了从芬乙到芬甲再到芬超的“三级跳”,并在芬超中站稳了脚跟。

对于IFK玛丽港队所在的奥兰区来说,能有一支球队稳定地参加顶级联赛,已经是很大的幸福了,所以当IFK玛丽港队于2015年9月在瓦尔凯阿科斯基以2比1击败图尔库国际队,把芬兰杯带回来的时候,这意外的惊喜让整个奥兰区都陷入了狂欢。当时绝对没有人想到,仅仅一年之后,还有更大的幸福在等着他们。

历史长河流过90多年,一直水波不兴,然后接连两年,突然风生水起,幸福得让人根本停不下来,这就是IFK玛丽港队的真实写照。在俱乐部史册即将翻到百年之际,两座重量级冠军奖杯,无疑是俱乐部迎接百年庆典的最好礼物。

IFK玛丽港队夺得芬超联赛王冠,对于芬兰足球来说也有特别的意义,因为这是顶级联赛冠军首次离开芬兰大陆,落在该国唯一的海岛区也是唯一的自治区。

作为奥兰区的首府,玛丽港市被称为“有一千棵菩提树的小城”,城市的名字是俄国的亚历山大二世在1861年以他的妻子——黑森-莱茵公主玛丽亚·亚历山德罗的名字命名的。

奥兰群岛位于瑞典和芬兰之间的波的尼亚湾南端,由6500多个岛屿组成,历史上曾与芬兰一起,归属瑞典管辖,后来因为战争失利,又一起被割让给俄国。1917年芬兰独立后,奥兰群岛则谋求重归瑞典,但是芬兰强烈反对,最后由国际联盟出面调解,出台了一部《芬兰奥兰群岛自治法》,规定芬兰对奥兰群岛享有主权,而奥兰群岛享有自治权,保证居民有使用瑞典语和保存自己独特的文化习俗等权利。

现在,因为IFK玛丽港队的出色表现,奥兰群岛已经纳入了洲际足球赛事的版图。去年7月7日,IFK玛丽港队在主场Wiklof Holding Arena进行了欧联杯第1轮资格赛的次回合比赛,第4分钟,瑞典后卫曼蒂利亚破门得分,攻入了IFK玛丽港队史上首粒欧洲赛事进球,最终以1比1战平挪威奥德队,两回合总比分1比3遭到淘汰。

2017-2018赛季,IFK玛丽港队将出现在更大的舞台上,首次参加欧洲冠军联赛,当然它要从资格赛开始打起,前进之路困难重重。本赛季,同样作为欧冠新军的SJK塞伊奈约基,就在欧冠资格赛第2轮倒在白俄罗斯冠军鲍里索夫巴特脚下,“死法”几乎和IFK玛丽港如出一辙——客场0比2告负,主场与对手战平。

但无论如何,球队都是在创造历史,奥兰群岛、玛丽港市将要在明年夏天首次亮相欧冠舞台,容量仅有4000人的Wiklof Holding Arena在去年7月对奥德的比赛中,上座只有1400人,但明年应该有更好表现。

二战前,联赛冠军奖杯只认识两个首都

足球是由来自英国的水手、商人和大学生们传入芬兰的,所以最早开展足球运动的就是两大港口赫尔辛基和图尔库,这两座城市也恰好是芬兰的新首都和旧首都。

1907年,6家足球俱乐部的代表在赫尔辛基开会,成立了芬兰足球协会,足协从1908年开始举办的比赛,被记载为芬兰全国性比赛的开始。不过,初期参赛球队很少,采用的也是淘汰制,确切说应该是锦标赛性质,直到1930年,芬兰才开始举办分等级的全国性联赛。

1909年芬兰联赛冠军PUS赫尔辛基队。

从1908年至2016年,芬兰联赛总计已经进行了107届(1914年和1943年未举行),首都赫尔辛基的球队共50次夺得冠军,占据着绝对的统治地位。图尔库的球队共13次夺得冠军,尽管与赫尔辛基相去甚远,但已经是其最强大的对手了。

1943年,因为受“二战”的影响,芬兰联赛没有举办,而这也正是芬兰联赛的一个重要节点。在1943年以前,芬兰联赛冠军就是赫尔辛基和图尔库两大城市的专利品,赫尔辛基的球队27次问鼎,图尔库的球队6次夺魁;1943年以后,随着瓦萨市的VIFK队率先击碎坚冰,打破了新旧两都对联赛王冠的垄断,其他城市的球队也先后奋起,争相分享冠军的荣耀。

1943年至今的70多年里,赫尔辛基的球队拿到过23次联赛冠军,虽然仍远超其他城市,但是已经不再占有垄断地位,尤其像20世纪30年代那样连续10年夺冠的盛景,几乎无法再现了。

迄今为止,HJK赫尔辛基队27次夺取联赛冠军,是芬兰足坛的绝对王者,夺冠次数远远甩开其他球队;该队还曾14次屈居亚军,也是各队中最多的。不过,王者的地位来之不易,上世纪前期,赫尔辛基的竞争分外激烈,HJK队在1911年至1919年间5次夺冠,但接下来就被同城对手HPS和HIFK牢牢压制。从1921年至1938年的近20年间,HPS队8次夺冠,成为当时赫尔辛基乃至全国足坛的霸主;HIFK队在这期间虽然只有4次冠军,但全部是在等级联赛创办之后夺得,是真正意义上的联赛冠军。

在1938年第9次联赛夺冠后,HJK队沉沦近20年;HPS队同样陷入低谷,直到1957年才夺得第9个联赛冠军;HIFK队在1961年第8次夺得联赛冠军,此时赫尔辛基三强几乎处于同一水平线上。然而,HJK在1964年时隔近20年后重夺联赛桂冠,迎来了复苏的契机,而HPS和HIFK却再也未能重现辉煌。

上世纪80年代,HJK队4夺联赛冠军,奠定了在芬兰足坛的王者地位。之后该队再没出现过长时间的冠军荒,夺冠脚步非常稳定,尤其在2009年至2014年完成了联赛六连冠,更是创造了芬兰足球史上的一个纪录。

而在芬兰第二大海港、昔日首都图尔库,竞争远没有这么激烈,AIFK队奠定了图尔库在芬兰足坛的地位,在1910年就夺得了联赛冠军。可它又是那么不走运,在1911年至1917年间5次屈居亚军,直到1920年和1924年才从赫尔辛基群雄手中抢下两个冠军。然而它的辉煌也就此结束,取代它与赫尔辛基球队抗衡的变成了TPS队,正是图尔库两支球队AIFK和TPS的存在,才让1943年以前的芬兰联赛没有被赫尔辛基一统天下。

TPS共8次夺得芬兰顶级联赛桂冠,在1975年最后一次夺冠时,夺冠次数仅少于赫尔辛基的HJK和HPS,即使到了今天,也只有HJK、HPS和哈卡3支球队在它身前。图尔库的皮尔基瓦队和国际队分别在1954年和2008年夺得过联赛冠军,但主要依靠TPS和AIFK的贡献,图尔库总计拥有13次联赛王冠,是除赫尔辛基之外夺冠最多的城市。

俄罗斯城市是怎么夺得芬兰联赛冠军的?

在芬兰顶级联赛冠军榜上,可以看到1940年的冠军是维伊普里苏德茨(Sudet Viipuri)。

不是说1943年以前,芬兰联赛冠军是被赫尔辛基和图尔库垄断的吗,苏德茨是怎么回事?维伊普里又是哪里?这是一个足以让所有芬兰人悲伤的话题。

时间回到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全面爆发,同年10月,苏联提出了割让和调整芬兰部分领土的要求,遭到芬兰政府拒绝。于是,苏联在11月30日向芬兰发动了全面进攻,史称“冬季战争”。尽管芬兰顽强地抵抗了三个多月,让苏联军队付出了惨重代价,但是战争仍然以芬兰失败而告终,只能在1940年3月与苏联签下《莫斯科和平协定》,将40000多平方公里的领土割让给苏联,其中就包括第二大城维伊普里,俄语名称为维堡((Vyborg)。

冬天的维堡。维伊普里作为芬兰第二大城市,原本是芬兰足坛的重要力量,从很有限的芬兰联赛早期资料中,可以看到在最初的三届芬兰联赛中,就出现了两支维伊普里球队的身影,分别为雷帕斯(Viipurin Reipas)和蓬特瓦(Viipurin Ponteva);之后苏德茨队登上了全国舞台,在1924年、1925年、1928年和1929年都进入了联赛的半决赛;到了1930年,芬兰等级联赛正式创办,联赛中又出现了一支维伊普里球队——ViPS队。不过在上世纪30年代里,能稳定参加顶级联赛的还是维伊普里苏德茨队,最初只能处于中下游,但成绩却渐有提升,并在1937年获得了第3名(当时芬兰顶级联赛有8支球队参赛)。

然而,由于芬兰在冬季战争中失败,不得不割让部分领土,维伊普里也被苏联占有。ViPS队被迫解散,其部分成员后来在赫尔辛基另外组建了一家曲棍球俱乐部;雷帕斯队迁移到拉赫蒂,后来夺得3次联赛冠军;苏德茨队迁移到赫尔辛基,后来又迁到了科沃拉。

由于冬季战争的影响,1940年的芬兰联赛其实也未能举办,只是四支球队象征性地举办了一个锦标赛,苏德茨在半决赛2比1击败HJK,决赛2比0击败TPS,夺得冠军。芬兰足协把这个冠军记入了史册,作为1940年的联赛冠军,从而在芬兰足球史上为维伊普里这个当时已经失去的领土和已经消失的名字,留下了永久的纪念。尽管当时苏德茨事实上已经是赫尔辛基的球队,但直到1944年,球队才正式更名为赫尔辛基苏德茨,搬迁到科沃拉之后,又在1962年更名为科沃拉苏德茨队。

仰卧撑特约作者:《足球俱乐部》主编——刘伯峰  

欢迎关注懂球号和微信公众号:仰卧撑

  • 以上仅代表作者观点,并非懂球帝官方观点
  • 自媒体如有侵权,请联系懂球帝
分享到:

我要评论

全部评论(9)

  1. sys1908 2017-01-20 00:30:39

    毛用?芬兰足球第一人利特马宁是不折不扣拉赫蒂队青训。该俱乐部得以在芬兰足球史浓墨重彩

  2. ohho 2017-01-16 13:01:54

    转机的时候去过,特别美的国家,但芬兰人在欧洲人里算很内向的,很少搭理你。

  3. 无情剑客无情喷 2017-01-13 09:02:11

    同一文章可以同时在hupu和这里发表?

  4. 瓜之城2019赢欧冠 2017-01-12 21:44:21

    弱鸡国家的故事满好看的

  5. 39 2017-01-12 15:33:05

    江西出来的

  6. 萨马登 2017-01-12 15:32:14

    足惧刘伯峰?

  7. 时间的理工 2017-01-12 15:30:34

    小时候足球俱乐部的编辑部故事,那个谁,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过[感动]

  8. jk31nmnm22 2017-01-12 15:28:58

    [微笑]

  9. LOSERlhw 2017-01-12 15:27:09

    没评论???

正在加载...

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