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球帝首页>动态> 懂球号> 改变历史的足球人:足坛切-格瓦拉,他当之无愧

改变历史的足球人:足坛切-格瓦拉,他当之无愧

懂球号作者: 一诺 2021-12-02 12:00

想必对足球世界有所了解的人一定知道让-马克.博斯曼对于足球的发展有多么重要,他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世界足坛中“勇敢者”的象征,他敢于挑战固有规则,并用自己的执着与斗争为广大职业球员们寻求到了更进一步的保障。

愤怒的博斯曼背起行囊

1990年夏天,比利时俱乐部皇家列日主席马岑迪斯正在办公室中对球队上赛季的不佳表现振振有词,他随之决定压低队中9位球员的薪水,这其中便包括中场博斯曼。在皇家列日俱乐部的计划中,降薪后博斯曼原有6000马克月薪变成了1500马克。

得知了这则消息后,博斯曼自然大为不满,他找到了马岑迪斯进行了言辞激烈的交谈,随后双方的矛盾最终不和调和。

马岑迪斯坚持给予博斯曼底薪待遇并声称在接下来的赛季中博斯曼在队中已没有位置,而博斯曼面对马岑迪斯开出的侮辱性条款则大为不满,一副“士可杀、不可辱”的怒火涌上心头。

“既然这样,我选择离开。”这是博斯曼最后一次与马岑迪斯交谈时留下的话语,此时,博斯曼对皇家列日俱乐部的厌恶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他横下心来,再也不会与这家俱乐部产生任何交集。

背起行囊的博斯曼开始了找寻下家的历程,在朋友的牵线搭桥下,他与法国敦刻尔克俱乐部产生了联系。

几番接触之后,敦刻尔克俱乐部愿意先付给博斯曼本人45000法郎的定金,同时在合同中给予其5000月薪的薪资,此外,俱乐部方面还将在合同履行后为博斯曼提供一处住所。

敦刻尔克的诚意让博斯曼义无反顾,在联系好了下家之后,博斯曼所要做的就是终止他与此前所在俱乐部的一切关系,他回到比利时开始与皇家列日谈判。

经过交流之后,博斯曼促成了敦克尔刻俱乐部和皇家列日签订了一份60000万马克的租借条款,此条款中还含有球员的优先买断权。在两家球队达成协议之后,博斯曼本人则满心欢喜,他开始为即将到来的法兰西生活筹划。

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

1990年7月31日上午,正在敦刻尔克附近酒店歇息的博斯曼准备于下午前往俱乐部正式进行新合同签署,在他踌躇满志之时,一声电话铃打破了房间中的宁静,博斯曼拿起电话,电话那头正是敦刻尔克的俱乐部官员。

“合同泡汤了!”,当博斯曼听到这个消息时感到非常惊愕,本就商定好的协议为何在即将敲定之时突然中止,这样的打击让他无法接受。

博斯曼带着疑问来到敦刻尔克俱乐部问询真相,原来在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里,小本经营的敦刻尔克俱乐部在进行球员购买时使用的是银行保证金而非现金,皇家列日主席马岑迪斯原本同意了敦刻尔克方面在缴纳保证金后将博斯曼带走,可是在交易尾声,这位性格乖张的主席突然改变了主意,他要求此交易必须在现金条件下进行。

敦刻尔克方面对于马岑迪斯的临阵变卦并不买账,尤其是俱乐部在具备一流银行信用担保的情况下,完全能够满足两个俱乐部所拟定的书面条件。但经过交涉之后,敦刻尔克方面和马岑迪斯均不肯做出让步,所以有关博斯曼的交易只得告吹。

得知真相后的博斯曼愤怒的返回了皇家列日俱乐部,但是皇家列日方面却给予了博斯曼这样的答复:“亲爱的博斯曼先生,您在7月31日之前没有接受俱乐部开出的合约,因此之前的1500月薪保价从新赛季开始失效。”

多年以后,在面对媒体采访时,博斯曼回忆了自己当时的心态:“在从法国返回比利时的火车上,我第一次留下了眼泪,与之而来的还有无法熄灭的怒火,但是这些愤怒的火焰无处安放。”

随着皇家列日俱乐部的处罚,无业游民博斯曼和他的妻儿只得在其父母的帮助下艰难度日。

转机与抗争

人生低谷之时往往就是转机之日,失去了球员职业的博斯曼在朋友的婚礼上结实了一位名叫路易斯.杜邦的律师,这位律师与博斯曼同龄,彼时正以候补官员的身份从事欧洲法律方面的工作。

博斯曼在讲述自己的境遇时无比苦闷,杜邦律师则是耐心的听完了博斯曼的诉说。

杜邦直接指出了当时欧洲足球体系下球员合约的问题——一份本来有效的劳动合同由于带有极具争议的转会赔偿条款因而失去了法律效力,而在当时的欧洲足坛,这种现象也不只一次的发生过。

杜邦决定要帮助博斯曼争取应有的权益,在他的建议下,博斯曼坚定了将比利时足协和皇家列日俱乐部告上法庭的决。

上诉之时,博斯曼异常坚定,他不想让他所经历的苦闷在其他职业足球运动员的身上重演。

在那个时代里,马岑迪斯无法想象有人会对他的行径奋起反击,因为以当时的眼光来看,球员应该完全受俱乐部所控制,这样的状况有点像“奴隶”与“奴隶主”的关系。

博斯曼一案并非首遭,早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球员的转会问题就已经被相关部门和舆论热烈讨论。

1976年,当时的欧共体委员达维克就曾公开提醒欧足联当下的转会条款有可能违反了1957年制定的罗马条约中的第48条规定,因为这种转会制度有限制欧洲公民自由选择工作岗位的权利。

1979年,一位名叫尤尔根.巴克的德国职业足球运动员有着与博斯曼一样的境遇。

当年,巴克想要逃离他所在的博鲁西亚足球俱乐部,当巴克通过自己的运作加盟柏林赫塔之后,博鲁西亚方面大为恼怒,并要求巴克和柏林赫塔给予转会赔偿金。

杜邦的老师拉克.米松也曾是一位为球员保障而斗争的战士,他及时告诉了博斯曼和杜邦此次诉讼的难度。

那时,虽然博斯曼在法庭的一审和二审中都取得胜诉,但是欧足联在得知此事后已经采取了所有可能的法律手段从而必满此案上诉到欧洲法院。

机智的杜邦在得知情况后果断制定了应对策略,他认为要想提高诉讼成功的几率就必须从地方法院开始并经国家最高法院进而上诉到国际仲裁法庭。

博斯曼的举动引起了欧洲大陆上几乎所有职业足球运动员的一致支持。

在逐步上诉的过程中,杜邦帮助博斯曼取得了自由之身,他终于从皇家列日的转会名单中被移除,这样球员博斯便不需要进行转会赔偿,从而自由寻找新的俱乐部进行工作。

打击后的拨云见日

获取了真正意义上的自由之后,博斯曼开始为下一段足球之路而努力。但是现实的骨感再次刺痛了博斯曼的心。

从他的家乡列日市到鲁汶再到繁华的布鲁塞尔,博斯曼主动接触了多家俱乐部,并与很多俱乐部经理人及球队教练进行了深入交谈。令人遗憾的是,博斯曼并未能说服任何一家比利时俱乐部接纳他,即便是那些名不见经传的低级别联赛球队。

其实,比利时各家俱乐部不接收博斯曼主要是因为其诉讼官司还在进行之中,且判决结果并不明朗,依照当时比利时足协的规则来看,一旦博斯曼败诉那么聘用他的俱乐部将会继续支付转会赔偿金。

后来,博斯曼有过在圣康坦俱乐部踢球的经历,球队时任老板安东尼尼也是个彻头彻尾的好人。

然而,命运似乎总要与博斯曼开开玩笑,圣康坦俱乐部的破产最终让渴望踢球的博斯曼只得前往印度洋留尼旺岛上的圣德尼斯俱乐部,在这个不入流的足球土地上,博斯曼的足球道路彻底没有了未来。

印度洋的海风略带苦涩,1993年,博斯曼的诉讼法案最终被提交至欧洲最高法院,不过此时,博斯曼早已不是那个斗志满满的战士。

他的婚姻破裂,一贫如洗,他的父母年龄渐渐增长身体状况开始下滑,同时博斯曼已经错过了作为职业足球运动员最好的年华。

同样在1993年,博斯曼回到了比利时,他继续寄居在父母家的车库中,在一块木板搭成的床上,博斯曼时常辗转反侧无法入睡,他深知如果在欧洲最高法庭的官司中失败,那么他的人生将彻底完了,或许那时也就是他生命终结的时刻。

天不绝人,在漫长的等待后,博斯曼终于还是看到了拨云见日的时刻。

1995年7月,位于卢森堡的欧洲最高法院正式开庭审理博斯曼一案,那时博斯曼正在法国维塞进行打拼。

欧洲法院的法官们在开审之前纷纷对博斯曼一案的来龙去脉进行了仔细研究,而在研究过后,多数成员都认为球员转会赔偿金制度违反了欧盟相关的人力资源劳动法规。

在法庭之上,博斯曼当时的辩护律师用更为完善的逻辑对欧足联的种种不合理条款提出质疑,并掷地有声的说到“结束球员的奴隶制时代。”

一番慷慨激昂的陈述后,博斯曼和他的律师走出了欧洲最高法院的大门。

此时,胜利的天平已经开始向他们倾斜。1995年12月15日,欧洲最高法院最终认定欧洲足球联合会的转会规定违反了罗马条约第48条的内容,因此博斯曼取得了诉讼的胜利。

听到最终判决后,博斯曼眼含热泪,经过6年的抗争,不合理的法规终于被废除,转会赔偿金政策从此做古。同时,与之一道被废除的还有外籍球员限定政策,各国足协长期以来采用的3+2外援政策从此成为历史。

《博斯曼法案》出台

卢森堡判决后,欧足联被迫重新制定相关规则,在此之后,经过欧足联的缜密研究,一则法案相应出台,这套法案的蓝本便是博斯曼在控诉欧足联的过程中所提出的种种观点及要求,而在舆论的热议中,此法案最终被命名为《博斯曼法案》。

从大的方面来看,《博斯曼法案》认可所有拥有欧洲联盟公民资格的足球运动员,不论是深处足球市场繁盛的英、德、法、意、西,还是亚美尼亚、保加利亚、列支敦士登这样的足球小国,当一名球员在与俱乐部合同期满之后,如果俱乐部不在期限内提出续约条款,那么球员便有权在不支付任何转会费的情况下到欧盟辖区内任何国家任何俱乐部踢球,且原俱乐部不得予以阻拦。

同时,有欧洲联盟公民身份的足球运动员可以在欧洲联盟辖区内任何地方踢球,有关俱乐部“外国运动员名额限制”的传统规定予以废除。

随着《博斯曼法案》的出台,欧洲足球正是进入以球员个体和足球俱乐部为双中心的双重市场经济,各国足球运动加速流动,同时在球员自身合约之外,最大限度的保护了欧洲大陆职业球员的切身利益。

回到我们文中的主人公身上,《博斯曼法案》出台后,欧洲职业足球运动员欢欣鼓舞,很多人更是把博斯曼看作是足球世界中的“切.格瓦拉”。

但是,此时的博斯曼也已经错过了职业生涯最好的踢球时光,由于提出起诉后他不断于低级别球队辗转,所以他注定无法在球员事业上有太大的突破。不过,即便没有光彩照人的职业生涯,但是博斯曼的名字在足球历史中却可以与贝利、马拉多纳、贝肯鲍尔、克鲁伊夫这些足球伟人写在一起。 

写在最后:在利益交织的社会中,权利是通过抗争而取得的。

欧洲足球俱乐部在《博斯曼法案》出台后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因为利益中心的转变,各家俱乐部纷纷将一部分重心投入转会市场,而这也无形中激增了各支球队的场外竞争,从1996年开始,欧洲足球的转会市场开始热闹非常。

因为获得了足够多的主动权,每个转会窗口,球员们的动向也成为了足球世界的一大看点,而当下的一切皆是《博斯曼法案》所推动的结果。

懂球号作者: 一诺

不代表懂球帝观点

严禁商业机构或公司转载,违者必究;球迷转载请注明来源“懂球帝”

热门评论(10)

2021-12-02 12:10:56

344

那些刷“窃格瓦拉”“周某”的差不多得了,先去了解了解切.格瓦拉干了啥,小鬼们。

查看回复(49)

2021-12-02 12:15:11

212

“我们走后,他们会给你们修学校和医院,会提高你们的工资,这不是因为他们良心发现,也不是因为他们变成了好人,而是因为我们来过”。

查看回复(11)

2021-12-02 12:09:57

110

博斯曼,一个一己之力击垮了阿贾克斯的男人

查看回复(16)

2021-12-02 12:20:01

77

26年后的今天,AC米兰的两名球员 多纳鲁马 恰尔汗奥卢,就是《博斯曼法案》最为忠实的拥护者

查看回复(9)

2021-12-02 12:52:53

41

有些人完全不顾是非曲直!博斯曼法案出台以前,俱乐部和球员完全就是吸血鬼和奴隶的关系!对于外援的限制也不会出现武磊,孙兴愍,银河战舰的故事!

2021-12-02 13:07:24

38

这一个个精神资本家啊,希望你们也能签下像博斯曼法案之前的球员合同一样的工作合同

查看回复(1)

2021-12-02 12:09:12

24

你妈的好好一篇文章点进来就这么几个评论大多都在偷电瓶,梗小鬼烦不烦啊

2021-12-02 12:57:10

18

所有喷他的都是站在俱乐部利益上,作为打工人他也没错啊

查看回复(1)

2021-12-02 13:04:20

12

你可以用解放者杯去缅怀历史,但你别用足球运动员去媲美功勋

2021-12-02 12:44:21

11

不得不说,欧洲的劳工权益真的太好了真的羡慕

查看回复(3)

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