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球帝首页>动态> 王霜:水导是亚洲杯夺冠关键;不喜欢铿锵玫瑰名字感觉像复制

王霜:水导是亚洲杯夺冠关键;不喜欢铿锵玫瑰名字感觉像复制

王竟不土 2022-05-25 20:08

在接受鲁豫有约专访时,王霜谈到了自己在里约奥运会和东京奥运会上的经历,同时谈到了水庆霞指导对球队的影响和1999年女足世界杯铿锵玫瑰辉煌过后带来的压力。

生涯至今压力最大的时刻

如果10分压力最大的话,那我曾经达到过8分。压力最大的就是里约奥运会,对德国有个点球,罚进1比1打平,还能够拖一拖,打个加时。当时人家犯规把我弄倒了之后,我起来跟队友啪一下一个击掌,就觉得自己已经要打进了的,信心满满。

但当时那个球摆了好几次,都没给我摆正,它就一直掉一直掉,那里好像有个坑,待的时间太久了我慌了,就一下子打到了那个柱子上,给我吓得,我当时就觉得完了,整个脑袋一片空白,就觉得怎么办,但确实是还没体会过,全国人民骂着踢球,这个是太难了。

东京奥运会惨败出局后的状态

东京奥运会不就是那个样子,付出了那么多努力,拿到了入场券,那最后到了东京的那个舞台上面,我们大家又打成打成那种样子。

就很失望那时候,就觉得怎么90分钟的比赛时间怎么那么慢,抬眼看那个大屏幕,才60多分钟,包括我们的后防线,整个人就是已经懵掉的状态,这是我唯一一次有这样的经历。

水庆霞指导是亚洲杯制胜关键

更多的是从心理层面,她懂女孩子,然后心理上面的一些调节。平时生活当中,对我们像妈妈一样,就很爱护我们,训练的时候还是比较严,该骂的骂该管的管。她很信任每一名球员,她给每一个球员都调到最佳的状态。

水导这会带我们拿了冠军,其实对我们这些年龄大一批的球员、快要退役的球员,给了一个向往的目标。我自己可能会在心中种下一颗种子,在未来像水导一样带我们中国女足国家队,因为我看到了水导的成功。

1999年女足世界杯的辉煌

压力呀,不喜欢铿锵玫瑰这个名字,就觉得这个名字对我们来说印在身上就是在复制。她们的那一批已经绽放过了,但我们的这一批还没绽放过,我们要绽放。

所以我们挺难的,想要完成她们的这个目标,特别渴望就是我们有一天,不管是我们这一代人,还是往后的一代一代一代的人,站在世界的舞台上面,告诉全世界的那些球迷,我们中国女足也是很棒的。

王竟不土

严禁商业机构或公司转载,违者必究;球迷转载请注明来源“懂球帝”

热门评论(2)

2022-05-25 20:40:10

93

确实,你们现在离铿锵玫瑰还差的太远

查看回复(22)

2022-05-25 21:09:48

40

对于女足球迷,看到霜霜的这段话有些泪目

压力呀,不喜欢铿锵玫瑰这个名字,就觉得这个名字对我们来说印在身上就是在复制。她们的那一批已经绽放过了,但我们的这一批还没绽放过,我们要绽放。所以我们挺难的,想要完成她们的这个目标,特别渴望就是我们有一天,不管是我们这一代人,还是往后的一代一代一代的人,站在世界的舞台上面,告诉全世界的那些球迷,我们中国女足也是很棒的。

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