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球帝首页>动态> 懂球号> 【独家】中国职业足球:钻出重庆森林 或能财源茂盛达三江

【独家】中国职业足球:钻出重庆森林 或能财源茂盛达三江

懂球号作者: 足球研究社 2022-05-26 12:27

王家卫导演的《重庆森林》是美国《时代》杂志评选的世界百部不朽电影之一(下图)。

通过失恋的警察、神秘的女杀手、快餐店女孩的爱情故事,反映在“重庆森林”(隐喻在大都市的水泥森林)包围中人们的孤独的内心世界。“这一刻是永远不会过期的。如果要加一个期限的话,我想是:一万年。”这句话已然成为经典。

王菲主唱的电影主题曲《梦中人》的开头两句是:

梦中人 一分钟抱紧

接十分钟的吻

梦中寻 这分钟我在等

你万分钟的吻

这部电影的主旋律和主题曲,像极了当今的中国职业足球,包括球员、教练员、俱乐部、球迷等群体,等爱的孤独、困惑、无奈?特别是又多了一个“重庆森林”和“梦中人”。

2022年5月24日,重庆两江竞技在公告中称,俱乐部自1997年代表重庆征战中国职业足球顶级联赛,已成为重庆的一张体育名片。2016年底,当代集团斥资5.4亿元接手俱乐部,六年多来累计投入逾30亿元,取得了中超联赛历史最好战绩。然而,受疫情等因素影响,俱乐部目前已经负债累累,无力再维持俱乐部运营。

公告表示,自2021年初起,当代集团曾和政府相关部门多次探讨股改工作,以期让俱乐部得以延续。然而由于客观条件的变化,股改工作未能如期推进,俱乐部债务不断累加,账户被冻结,员工生活极度困难。经俱乐部股东会慎重研究,最终决定退出中国职业足球联赛并解散球队。

下图:俱乐部宣布停止运营后,重庆球迷来到俱乐部门口表达各种复杂的感情。然而这种支持,却无法改变俱乐部被迫解散的命运。

图片来源:新华社

图片来源:新华社

与职业联赛26年的婚姻宣告结束的重庆俱乐部并不是个例。

自1994年中国足球职业化改革以来,三级职业联赛至今或已有近100支职业俱乐部消失或退出,其中包括十一冠王辽宁队、2020赛季中超冠军江苏等。这个数字或许还会继续增加。

中国职业足球,似乎早已陷入“重庆森林”中,好多“寻梦人”在寻找属于自己的“一万年的爱情”。

这是中国职业足球特有的情况吗?英格兰和其他国家的职业足球是否也是如此?他们如何纾困解难?

咱们一直在企业投资政府投资这两个方向上求爷爷告奶奶,在此森林里寻梦。但是,企业投资人在足球俱乐部长期亏损的情况下及时止损、停止运营、解散俱乐部,站在经济角度来看,无可厚非,因为公司不挣钱、不盈利是不道德的,是不符合经济发展规律的,咱们不能光用旁人道德这把尺子丈量他们。政府管理的国有企业,其资产同样需要保值增值,若参与职业足球,亏损了谁来担责?他们有顾虑,是有道理的。由于各种原因,中国职业足球目前市场并不好。

除了企业投资人、政府、市场,这三个目前都不太灵的“海”,职业足球就没有第四个“海”(财源),能让我们生意兴隆?中国职业足球如何能财源茂盛达三江?

下面请看我们的独家分析和思考。

一、英格兰职业足球俱乐部:和中国类似

国际知名的体育经济学家Stefan Szymanski,统计了英格兰足球职业联赛从1888年公司化开始,直到2010年。数据显示了每年资不抵债玩不下去的俱乐部数量(见下图)。仅2003-2004赛季,英格兰足球职业联赛就有8家俱乐部退出,和中国很相似。是不是?或许我们只是看到了英超,对第2、3、4级别联赛的球队的消失置若罔闻。

为何会这样?

因为从长期看,世界上除了不搞升降级的如美国和澳大利亚等少数实行NBA模式的职业足球联赛的俱乐部外,其他职业足球联赛的俱乐部(包括五大联赛二级及以下级别联赛的俱乐部),多数俱乐部在夺冠和升降级的压力或动力下,进行开放式的“军备竞赛”,这会决定很多俱乐部挣多少,花多少,或倒贴钱,或很难盈利,因此出现亏损是正常的。比如曾经因为参加类似的“军备竞赛”而导致运营困难、濒临破产甚至走向破产的帕尔马、萨拉戈萨、沙尔克04……

当俱乐部长期亏损,投资人在投资俱乐部所获得的社会效益、政府关系等效益小于预期投资效益后,投资人随时可决定不玩,其行为虽不符合社会道德,但符合公司的性质和商业道德,无可厚非。这就是市场经济和职业足球。

二、公司制: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严重错位

足球俱乐部的金主难道只有企业投资人吗?

首先,一个俱乐部不是靠企业投资人就能玩的。

答案是否定的。职业联赛中的其他俱乐部陪你玩,职业联盟或足球协会为你组织比赛和提供服务,足球金字塔的下层级联赛来支持,球迷、赞助商和媒体等都来捧场,当地政府和公安来配合办赛,校园足球和业余俱乐部培养后备人才等等,都是一家职业俱乐部持续发展必要的生态要素。换句话说,他们相互之间都是利益相关者。

第二,每家职业足球俱乐部的今天,大多数不是企业投资人买来时才诞生的。如辽宁足球俱乐部,其有67年的历史(1953-2020),江苏队也有63年的历史(1958-2021)。企业投资人收购俱乐部前50多年的积累和历史沉淀,才有他们在投资人手上的最后十年的辉煌。

那么上述利益相关者,例如数以千万计的球迷,在这60多年里投入的感情、时间、金钱等等,不是一种投资吗?

如果这些利益相关者的投资(软性和硬性)都折合成资金,可能远远大于企业投资人接手后的投入。既然如此,那么这些利益相关者也应属于经济基础,可能还是占大头的“投资人”。

上图:在武汉没有中超球队时,前亚足联秘书长维拉潘访问武汉,受到武汉球迷欢迎。

如果是这样,为何在职业足球俱乐部生死存亡和治理这一上层建筑问题上,这些利益相关方没有发言权,只有受伤害的权利?公理何在?

因此,职业足球俱乐部权属归于投资人(单个或多个)的公司化模式,其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是严重错位的。

在升降级联赛模式下,世界上还有别的行之有效的发展模式吗?

三、巴萨的NGO模式

职业足球俱乐部除了公司所有制,还有以会员为“投资人”或“所有者”的模式,该俱乐部为非营利组织,即NGO。世界足坛百年豪门巴塞罗那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巴萨是144,000名会员(该会员不是球迷协会的会员)所有的、非营利组织性质(NGO)的职业足球俱乐部。俱乐部会员代表大会是俱乐部的最高权力机构,决定俱乐部重大事项。如上图的巴萨会员代表大会通过投票选择俱乐部赞助商。

按2021年为每个会员185欧元(折合人民币1328元)会费计算,俱乐部一年会费的总收入就有27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1.94亿)。俱乐部的主席由会员按一人一票,三人差额选举产生,每六年一届。俱乐部主席在会员代表大会上也只有一票,只是执行层面的代表。

下图显示,梅西、前巴萨中场核心哈维,都是巴萨会员,并于2014参加主席选举投票。

巴萨从1899年成立至今,虽然长期受到欧洲其他国家和西班牙的其他投资人所有的公司化俱乐部的模式的冲击,但巴萨在发展中一直坚持这个模式。

巴塞的核心信念,即巴萨俱乐部属于巴萨和所在的加泰罗尼亚省的人民所有,不是金钱能买来的。巴萨的命运,是人民决定,而不是某个投资人决定。巴萨不仅仅是个俱乐部,而是巴萨和其所在的加泰罗尼亚省的身份象征。

巴萨的模式,在世界足坛,是例外还是主流?是业余俱乐部的模式还是职业俱乐部的模式?下面大数据说话!

四、NGO:世界之主流,世界杯之主力

作者发现,全世界各国顶级联赛的俱乐部58%姓“社”(会员所有的NGO或NPO);35%的顶级俱乐部姓“资”(企业投资人所有);还有6%的顶级俱乐部为政府或国有资产所有(下图)。也就是说,NGO俱乐部是最大的主流,其次是公司化,最后才是政府和国有企业所有。

世界上著名的NGO俱乐部,除了皇马,还有德甲的拜仁。拜仁由29万会员拥有的拜仁NGO俱乐部控制其下属的拜仁足球公司的75%的股权和投票权。

皇马、巴萨、拜仁,这三家NGO俱乐部,在过去五年的欧足联官方排名(仅从体育成绩看),一直是前三,而不是公司化的曼联、曼城、大巴黎、利物浦、切尔西、阿森纳、尤文、米兰等俱乐部。如果考虑百年俱乐部建设、全球影响、经济收入等,皇马、巴萨和拜仁,不论谁来排名,大多稳居在世界总排名的前五名。

不仅如此,作者还是用大数据测算发现,国际足联现有的21个世界杯冠军中,17个冠军队的球员是来自非营利组织性质的俱乐部,而不是投资人控制的公司化俱乐部培养的。

从上述数据看出,NGO性质的俱乐部,可能是世界主流,而且长期来看,场上和场外成绩都很出色,也是世界足球的主力。

五、NGO俱乐部,为何牛?

巴萨、皇马、拜仁,这样的俱乐部,没有因为其是NGO而在百年的世界足球的历史的舞台上被资本家拥有的俱乐部打败,反而成为最耀眼的明珠。为何?

作者发现,姓“社”的俱乐部,基于其社会属性和会员拥有,更在乎足球人才的培养,有长期发展的属性;而姓“资”的俱乐部,基于其资本的追逐利益所在,更在乎人才的使用而不是培养;

数据显示,世界杯参赛队主力球员的平均年龄为25岁,这就意味着人才的培养需要从6岁开始,或至少从13岁开始,几乎12-19年的培养,而且这个过程,最好不要中断、要有规律性、要有阶段性。而姓“资“的俱乐部老板,有这个耐心吗?

姓”社“的俱乐部,属于社会所有,会员们对其治理和发展有决定权,相对而言不会盲目地烧钱,财务透明公开,治理更理性,发展具有可持续性。

姓“社”的俱乐部,属于会员所有,其更致力于社区发展,一旦当俱乐部陷入困境,广大的会员会出来挽救自己的俱乐部,和自己俱乐部同呼吸共命运,例如如二战期间的“犹太人”俱乐部拜仁。(下图为1960-70年代拜仁的黄金中轴线:贝肯鲍尔、赛普和穆勒)

6、NGO俱乐部是中国足球的未来?

马克思1859年在《政治经济学批评》中提出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理论。

在职业足球中,除了投资人,政府、市场、还有球迷和社区,均提供俱乐部的经济基础。他们应当有权参加决定俱乐部的上层建筑的决策。

设想一下:如果来自1000万人口的重庆市、4200万人口的辽宁省和8000万人口的江苏省的职业俱乐部由所在地区的会员所有,保守测算有可能各自拥有50万的俱乐部会员,以每年每人会费100元计算(并不多),各自就有5000万固定的年收入,再加上其他商业开发和运营,在目前的中超环境中,他们不仅能活下来,还能活的不错。

这样,就不用看投资人心情和脸色了。他们应由会员们投票选出,或代表会员们运营职业足球俱乐部。

这样,也不用给政府添麻烦了。老百姓自己做主,多好!

中国职业足球的未来,特别是NGO俱乐部模式,非常值得我们研究思考,这样能让我们通达社会(会员)这第三条江,达四海,而不是纠结于公司化和股权改革之中。因为:

1、NGO性质的俱乐部,是世界顶级足球的主流,培养世界杯人才的主体。

2、NGO俱乐部,本质由人民拥有,为人民服务;公司化俱乐部,基本沦为资本或投资人的玩具,只能任由投资人摆布。

3、NGO性质的俱乐部,由于有更多的利益关系人为俱乐部所有者,更符合马克思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原理。

4、即使在职业足球的发源地英国,在英国议会的2021年报告中,都在考虑让俱乐部球迷或会员拥有更多的决策权,特别是在重大事项上,咱为何不考虑呢?

我们不能保证使用NGO性质的俱乐部后,就能财源茂盛达三江,生意兴隆通四海,但至少应该能活下去。

作者:足球劲卫军 FootballGuardiansFC 

懂球号作者: 足球研究社

不代表懂球帝观点

严禁商业机构或公司转载,违者必究;球迷转载请注明来源“懂球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