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球帝首页>足球新闻> 中超之父郎效农,他与中国足球不得不说的故事

中超之父郎效农,他与中国足球不得不说的故事

2019-12-13 22:26

2019年的中超颁奖典礼上,郎效农成为首个联赛贡献奖的获得者。很多年轻球迷可能并不熟悉这个满头白发的老者,如今网上有关他的消息和介绍,也少得可怜,甚至颇多出入,但这些并不妨碍他收获中国足球圈内人士的尊敬钦佩。他背后的故事,充满爱与忧愁,既平凡又伟大。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本次领奖前,一直坚持晨练的郎效农,在11月底刚刚出了意外,因为早晨天色较暗,他摔了一跤,嘴上缝了30多针,12月3日才拆线,但即使如此,7日他仍然坚持来到现场。很多中超公司的老员工看到他时,都表示感动的要哭了。

求学:43岁回北京 参与创办甲A联赛

作为北京土生土长的孩子,郎效农青少年时到陕西农村下乡。23岁时,被招入宁夏足球队,位置是守门员,31岁退役后一直在当地体委担任行政工作。

上世纪80年代,郎效农前往北京体育学院学习,当年与徐根宝是同班同学。直到1990年北京举行亚运会,中国足协决定将他借调,43岁的郎效农才回到故乡。

郎效农是中国职业联赛创始团队者之一,从1992年就与马克坚等人开始准备创建甲A联赛,1994年甲A开始后,他在技术部负责联赛管理工作。当时与他一起进入足协的还有张健强、蔚少辉,而这2人在2010足坛扫黑风暴中,身陷囹圄。

时隔多年后,郎效农也从不以功臣自居,他挂在嘴边的话是:足球改革的步伐还是慢了,至少被耽搁了太久。”

筹办:中超联赛应运而生

在2001年,郎效农因为轮岗,成为中超联赛筹备办公室主任,负责筹建中超联赛。人称“老郎”的他整理了大量的数据和资料,当不少媒体和球迷质疑:“从甲A到中超只是变了名字,换汤不换药”、“简单的复制英超概念”、“对提高中国足球水平毫无益处”时,郎效农一遍遍的向媒体解释,同时修改自己的计划书。

为了中超的标识,郎效农与同事忙了两个月;为了确定俱乐部的企业法人性质和财政制度,郎效农又找财政部了解情况,还多次上门请教经济学家,甚至求各路记者搜集国外的资料,然后一点点整理修改。

2003年甲A联赛完全结束时,曾有记者询问郎效农如何期许即将到来的中超联赛,谁知道他的回答却不温不火,直言:中超将迎来更多的风风雨雨。当时很多人认为他信心不足,事实上,老郎已经提前预计到了很多可能出现的问题。

时隔多年,当专业人士回顾郎效农当年的联赛规划时,认为郎效农为中国足球搭建出了一套达到世界领先水平的管理方案,但可惜,其中很多都没有引起重视并付诸实践。

强撑:苦劝国安罢赛未果

像郎效农预计的一样,中超联赛从开始后就面临着诸多争议和问题,联赛的上座率过低、俱乐部经营困难、欠薪阴阳合同等屡见不鲜、假赌黑疑云不断笼罩。这些问题终于集中爆发。

2004年10月2日,北京国安客场与沈阳金德的比赛,因遭遇裁判不公,愤怒的国安上下决定罢赛,教练组组长杨祖武致电给足协值班的联赛部主任郎效农,称裁判这样吹没法踢了。

面对国安的投诉,郎效农表示:“现在不是说裁判的时候。不管有多大意见,都不能不继续比赛,马上恢复比赛,这是最重要的! ”

多年后谈及这件事,老郎回忆说:隐约听到有人对杨祖武嚷道:老板不让踢了! ” 比赛中断了12分28秒后,主裁周伟新吹响比赛结束的哨音,一直苦劝的郎效农无奈挂断了电话,用他的话说,当时没有想太多,就是希望比赛不能断。

事情的发展远超郎效农和足协的预计,国安罢赛后,随后实德也在与沈阳的比赛中罢赛。很快,大连实德、北京国安、深圳健力宝、上海中远、四川冠城、青岛颐中和辽宁队发起G7联盟,被球迷称为“G7革命”,他们提出“行政退出、资本决定、政企分开、管办分离、公司化经营”的诉求。

在事件的飞速发展中,郎效农人微言轻,只剩下苦劝和维持自己的中超成果。

白头:风口浪尖,唯有坚持

中超“G7风暴”一度将郎效农推向了风口浪尖,细心的人发现,此前的一头黑发的老郎,不到一个月时间里,头发完全变成了灰白色,人也憔悴了不少。

在足协和7家俱乐部剑拔弩张之际,郎效农完全被夹在中间,一方面是足协的阎世铎、南勇等人的强硬态度,他们认为俱乐部的要求是无理诉求,是想要架空足协,另一方面则是7家俱乐部对足协和中超联赛的炮轰,被称为“中超之父”,郎效农成为众矢之的。

随后接受央视《足球之夜》采访时,郎效农也展现了强硬的一面,他直接批判G7联盟的行动是无理取闹,结果又激起更大的波澜。7家俱乐部、发表《致中国足协的公开信》称:将按照中超章程规定的程序,对郎是否适合继续担任中超委员会秘书长一职提出动议。

郎效农很快又成为球迷炮轰的对象,批判他是中国足协内的典型官僚,还有人称他是阻碍中国足球进步毒瘤。漫天批评和非议下,郎效农甚至连接受采访的机会也减少了,他将所有的重心都转移到坚持和工作上。

不屈:反对南北分区,抗争体育总局

中超进入第三个年头时,呈现逐渐复苏的迹象,连续两年裸奔的赞助商终于有了眉目,上座率也逐渐回升。在这样的关键时刻下,中超联赛却险些夭折。

2007年初的足协会议上,足协副主席谢亚龙就提出了南北分区的设想,内部征求意见时,主管中超工作的郎效农强烈反对,他认为这样做有损赞助商的利益,很容易引发联赛的混乱,此议题只能搁置。

到了2007年8月,中国队亚洲杯惨败,中国足球再次成为痰盂,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日益临近时,“南北分区”的议题再次被提出,这次是体育总局分管足球的副局长崔大林等召集谢亚龙、南勇等足协高层开会时,直接宣布的。

崔大林的解释是为了保证国奥有足够的集训时间,所以必然要牺牲中超联赛。在足协接到总局宣布分区的决定时,郎效农罕见的失控了,他强烈质疑这个政策,谢亚龙的回应是:这是体育总局的意思,不是谈论对错的问题。无奈的郎效农退出会议,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郎效农没有放弃,他后来回忆说:“我不能当中国足球的罪人,我宁可辞职,也要保证联赛正常的进行。”从2007年8月6日深夜到8月7日清晨,一夜未睡的郎效农写下万言谏书,准备直接交给崔大连。在足协体制内,这种越级上书的情况,此前从未出现。得知崔大林不在北京后,郎效农又将谏书直接交给了他的秘书,并恳切的希望崔一定要亲眼看到。

这份谏言中,郎效农直言联赛的重要性,引用了多项数据和资料,希望领导认识到保证联赛顺利,并不会对国奥的备战造成消极影响。似乎是受到启发,崔大林随后在与足协的会议中,取消了南北分区的设想,并把谏书给足协领导传阅。

铁面:数次炮轰足协

 郎效农在工作中以铁面著称,很多人称他不通人情,不懂人情世故。而老郎也说过,原则问题上,自己从不让步。

在力阻足协南北分区的计划后,当时的谢亚龙对郎效农非常不满,曾当面质问他:“你就是要把我搞下课吗?” 老郎的回应是:“你是司局级干部,你下不下课是国家体育总局人事司决定的,不是我郎效农决定的。”随后2007年11月时,谢亚龙宣布马成全接任中超委秘书长,主管中超的郎效农没有任何工作安排,老郎默默的收拾自己的办公用品,准备退休。

(图)从足协退下后,球迷力挺郎效农

尽管算是体制内的人,但郎效农却对抨击足协和弊端毫不留情。他曾公开表示:中国足球是行政体制管理足球,大权独揽,不经民主协商,由少数领导闭门决策,胡乱指挥全国足球运动和职业联赛。忽而改变赛制,忽而破坏赛程、忽而停止升降级、忽而又让国奥队参加中超或中甲联赛,一味追求任期政绩,不打基础不铺路,只要国家队眼前成绩,不顾长远发展,致使职业联赛几经坎坷,中国足球每况愈下。”简直是字字珠玑。

此外,郎效农还数次抨击中国足协违背国际足联的规则和章程。在去年足协准备进行国字号队伍大集训的计划下,老郎第一个站出来,抨击如此做法,是对俱乐部的不尊重,会毁了联赛。

独善:反赌风暴中的好人

2010年的反赌风暴中,让足协中高层领导人人自危,包括南勇、谢亚龙、蔚少辉、张健强、杨一民、李东升等一批人身陷囹圄。外界几次传出谣言称郎效农也接受了调查,他自己也不干净,可还没等当郎本人辟谣,其身边很多的朋友和同事,已经为其证明清白。 

随着足坛反腐扫黑风暴的结束,更多黑幕被揭开时,郎效农依然安然无事,很快他就成为正面典型。 从披露的细节看,郎效农与这些人并无交集,他甚至和记者吃饭时,也要提前说好,到底谁请客,而标准一般不会超过50元,而此前一些中超老总的饭局上,郎效农的原则上是坚决不去,为了避嫌。

时过境迁,当很多自己的同事甚至领导成为阶下囚之际,郎效农却并不落井下石,有的只是惋惜和无奈。他曾直言:“没想到他们胆子这么大,出了这么多的问题。”

隐退:也无风雨也无晴

在2010年的2月,当时的中超公司总经理吕峰被公安机关带走,新上任的韦迪面对困局,邀请郎效农出山。于是此前已经退休的老郎再次身担重任,掌管中超公司。

度过多事之秋后,郎效农在次年3月辞职,前往河南建业出任总经理,但也仅仅一年后,他再次隐退,改任球队顾问。期间不少人向郎效农泼过脏水,他本人数次晒出证据,自证清白。

远离中超一线的郎效农,依然关注着中国足球。他有自己的博客,总点击量已经达到近800万。老郎常在这里直抒心意,他常常抨击足协的不专业和对中超联赛的干预,但每当有国字号比赛和俱乐部亚冠比赛前,一直在打气的还是郎效农。

不娶:只有一个足球爱人

郎效农的私人生活没有太多的秘密和趣味可言,年过70的他一生未娶,朋友曾打趣的说,老郎的老婆就是中国足球,中超是他的儿子,他们一家子一直没分开。老郎也曾表示,自己的爱人是足球。

郎效农似乎对钱没有什么概念,这不是因为他很富有,而是他的全部注意力都在足球上。当年刚到足协工作不久,单位分的北京2环内的房子他竟然推辞不要,之后单位给他的一套房子,他不但不住,也不出租,就空在那里,有同事告诉他,租出去每年都拿到不少租金,他依然不为所动。用他自己的话说,是没时间搞这些。

此前负责中超时,每晚联赛的值班基本上都是郎效农,他常将一些同事劝回家,自己默默的盯着比赛,然后记录出现的问题。很多人劝过他,其实没必要这么认真,可时间长了,郎效农却越来越认真。

尊重:中国足球需要更多的郎效农

72岁的郎效农站在中超颁奖台上,感谢曾经的足协同事,曾经的俱乐部,当大家都以为,他的发言会以客套后,郎效农却又直言自己一直以来的观点:希望中国足球能认真遵循足球规律,大力发展青少年足球。

“尊重足球规律”这几个字,郎效农30多年来一直在说,他曾言辞恳切的表示,联赛是国家队的基础,只有尊重联赛,保证好联赛健康有序的进行,国家队的成绩才会提高。

一个郎效农显然不足以改变中国足球的现状,但现今的这个郎效农却让人看到了一位中国足球人的坚守和执着,这样的执着配得上掌声和尊敬。

消息参考来源: 懂球帝

严禁商业机构或公司转载,违者必究;球迷转载请注明来源“懂球帝”

热门评论(14)

2019-12-13 22:19:45

418

个人认为足协就是中国足球的李鸿章,他也想做点事但是什么也做不了,像武磊徐根宝就是邓世昌丁汝昌,能力还不错但是九牛一毛,中超就像北洋舰队,看似NB结果一打就崩

所以中国足球要想有彻底改变,不是需要多少个武磊和徐根宝,而是一个孙中山

查看回复(107)

2019-12-13 22:04:48

185

太对了

查看回复(7)

2019-12-13 22:06:09

110

有太多人在为中国足球的成长而奋斗 当国足的发展走了歪路 吃了苦头 我们应该鼓励他们去寻找正确的方向 而不是为了跟风和自己情绪的发泄去辱骂他们 这多让那些为其奋斗的人寒心啊

儿子再笨 也是自己家的

革命尚未成功 同志仍需努力

查看回复(15)

2019-12-13 22:09:22

92

向郎效农先生致敬!

查看回复(2)

2019-12-13 22:10:25

89

查看回复(5)

2019-12-13 22:42:27

62

可拉倒吧,当年足球之夜里边接受采访,那么明显的假球,作为足协不去调查,反问媒体和记者证据呢?

时间真是奇妙的东西,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些不作为的人,反而被美化成圣人了。

欺负这些人不熟悉中国联赛的历史么?

查看回复(27)

2019-12-13 22:11:30

49

查看回复(4)

2019-12-13 22:05:35

42

2004年10月2日北京国安和沈阳金德吧

查看回复(8)

2019-12-13 22:24:35

35

反腐的时候我还是个小学生,当时经常听到郎效农这个名字,当时也不算太懂只觉得是和郎平一个姓就很好奇,去问我爸,我爸当时一听直接感叹到“这人真的可以,没得他的话现在中超都没得看(当时重庆力帆因为广州假球被罚降级而留在了中超)早就遭这些贪官搞没得了,稀得好这个人(把中超)留了下来。”包括后来和一些老球迷聊天的时候也是几乎听不到郎老的负面评价,郎老在我心目中地位是真的很高

中国足球需要更多的郎老

(而不是把人家名字都打错的令人“差强人意”的官员……)

查看回复(7)

2019-12-13 22:16:32

30

九品芝麻官里面周星驰他爹说过一句话:要想当个好官,你得比那些贪官更奸,不然怎么和他们斗?从结果来看,郎效龙算不上成功,因为他只是把事情做到了,但是并没有做好

查看回复(2)

2019-12-13 22:19:58

24

从甲A到中超本没有质的变化,特别是种开创初期的四五年,是中国足球历史上最黑暗最混乱的时代、南勇、杨一民等足协掌门人纷纷入狱,无为而治的老郎能独善其身已经很不容易了,

2019-12-13 22:45:40

22

有幸跟郎效农老爷子住一个院儿,我就想说一句:物业公司确实有病,早上七点之前小区的路灯不开,秋冬出门上班时路和车啥也看不见。。。

查看回复(1)

2019-12-13 23:31:10

18

连他也出来洗?是欺负中年球迷不上网吗?

查看回复(1)

2019-12-13 22:46:57

13

他设计的这个所谓职业联赛其实就是个伪职业,本质就是利用足协的权利搞个中超公司为足协捞取利益,而俱乐部作为投资方亏本,他足协分文不出还赚,这公平吗?

查看回复(1)

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