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球帝首页>足球新闻> 懂球号> 俄罗斯全球禁赛四年上头条,现代体育的发展永远难脱离兴奋剂

俄罗斯全球禁赛四年上头条,现代体育的发展永远难脱离兴奋剂

懂球号作者: 莫空de球眼 2019-12-12 22:02

最近被推上热搜的是战斗的民族俄罗斯,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宣布俄罗斯将在未来四年全球范围内的大牌遭到禁赛,其中包括2020的东京奥运会和2022世界杯。这大概是世界近代体育史发展至今最大的一张罚单。

(图)重磅罚单针对俄罗斯,明年奥运会无法参加,2022年世界杯也没戏了

在索契冬奥会和俄罗斯世界杯后,与俄罗斯的蜜月期已经到头,这中间有多少政治成分,不言自明。

不过我今天并非来给大家讲政治课,而是来讲讲体育史的发展,为什么我们屡禁兴奋剂,希望体育赛场保证公平竞争,但又屡禁不止呢?

|现在体育运动史也是一部兴奋剂发家史

奥林匹克精神一直以来所倡导的是更高更快更强,超越自我,挑战自我的一种体育精神的良好体现。但是任何事情只要裹挟上了利益,就容易滋生黑暗。

可以说,人类的竞技体育史,既是一部昂扬向上的奋斗史,也是一部与黑暗势力作斗争的嗜血之书,而兴奋剂,则是永远挥之不去的阴霾。

(图)现在大家在体育界谈禁药色变,然而禁药从没离开过体育

不过相比于田径、游泳、自行车、速滑等这些兴奋剂高发区的项目,我们球迷最关心的足球运动在兴奋剂这一话题上貌似距离“中心漩涡”比较远,但是随着去年格雷罗(秘鲁球星)和朱塞佩-罗西深陷风波,以及世界杯上俄罗斯几乎不费吹灰之力“跑赢”西班牙,人们这才想起其实足球这项运动从未远离兴奋剂高发区。

先来聊一聊兴奋剂的分类,主流的兴奋剂分为EPO(促红细胞生长素)、类固醇(促进肌肉生长)、β-阻断剂(镇静类)、利尿剂(兴奋剂遮盖剂)这几种,依据项目的不同,一些运动员会针对性地服药。

EPO的主要功效,就是增加血液中红细胞含量,使得携氧能力增强,对肌肉耐力也有帮助。田径和游泳是EPO泛滥的大户,为此在2000年前后,国际上将EPO的检测方式从尿检改为血检。

类固醇主要是大幅度促进肌肉生长,能够增强肌肉力量和耐力,对于很多运动项目(田径、自行车、足球、篮球等等)具有普适性。

(图)曾经环法的王者阿姆斯特朗最终被队友爆出类固醇用药多年

镇静剂也一般用于射击和举重这样的项目。在一些需要运动员在一定时间内,精神保持高度集中的项目中,镇静剂能够降低血压、平缓心率,对于神经系统起到一个稳压作用。在射击、体操这些项目上屡屡会爆出这类丑闻。

利尿剂是一种特殊的兴奋剂,又称之为兴奋剂遮盖剂,它能够促进排尿,使得尿液中药物浓度降低,能够规避尿检的风险。这个通过这次的“孙杨事件”,大家对尿检已经有了充分的认识,而在过往的游泳圈里连一向比较“干净”的中国也免不了在游泳赛事上爆出陈欣怡这样的服药丑闻。

(图)孙杨事件倒是让人们更懂得尿检的意义

由于足球是一项集体运动项目,个体服药虽然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提高一个人单场的效率,但足球是十一个的运动,不可控因素太多,一个人用兴奋剂的提升对于整支球队的帮助到底有多大,我们只能说打个问号,这也是足球与兴奋剂看起来瓜葛不大的重要原因。

但是如果要是全队为了胜利十一个全服药,那就是很恐怖的一件事了。而这种事在足球历史上,也并不少见。

|震惊足坛的兴奋剂丑闻,集体服药早已不是秘密

当代足球,对于跑动能力和空间利用的重视程度,已经到达了一个新的高峰。不管是在平日的俱乐部赛事中,还是上升到国家队层面的比赛,如果一直球队有一个或几个,甚至场上除了守门员都是跑不死的铁肺,运动能力达到顶尖,他们就能在球场上形成对对手的持续高位逼抢,且覆盖到场上的每一个角落,这等于不给对手球队丝毫喘气的空间,自然赢面就大大提高。

当然这里并不是说拥有坎特和跑不死的法国队去年拿世界杯是靠“磕药”,毕竟现在各类飞行检查,抽样检查这么多,尤其是拿到大赛冠军的队伍会被盯得更紧,如果法国队是明目张胆的磕药磕出冠军,想必在这个信息化的时候早已经传得满天飞。

不过在现代足球刚刚商业化的初期,足球被政治裹挟更加严重的时代,球队集体服用药物甚至成了惯例。

早年最有名的集体服药事件,乃是1954年世界杯上,联邦德国队创造的“伯尔尼奇迹”。

(图)二战后的世界杯伯尔尼奇迹曾经被人津津乐道

他们在世界杯决赛中,挑战当时的足坛霸主匈牙利,在伯尔尼的大雨中,他们在开场就2球落后的情况下连扳3球,最终首次捧得了世界杯冠军。

尽管那时候不少人已经质疑联邦德国在比赛的时候就有质疑他们是不是“磕药”——当场比赛结束时,1954年世界杯主办方瑞士就在德国队的更衣室里发现了许多奇怪的空药瓶子,主办方随即将瓶子封存。只是那时联邦德国队队医洛根表示,他给球员们注射维生素C来增强耐力。

但当德国队夺冠后多名球员在世界杯之后就同时患上了黄疸性肝炎,且仅仅两年后就有两名西德队的球员因禁药带来的癌症和全身的疼痛离开人世。已经足以证实当年的伯尔尼奇迹更像是“磕药奇迹”。

半个世纪后,德国联邦体育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埃里克·艾格斯在对当时封存的空药瓶进行了精密的检测后,发现其中有甲基苯丙胺和苯丙胺成分,而这正是一种典型的兴奋剂。

艾格斯表示,球员们使用的这种兴奋剂参加过二战的德国军人并不陌生,它叫脱氧麻黄碱,在战场上很多的德国士兵都在战场上注射过这种药物。

事实上,这种药物是一种中枢型兴奋剂,有短暂的兴奋抗疲劳作用。而它的副作用正是使用过这种药物的人绝大多数都会患上黄疸病,严重的则可能导致肝癌。

根据更多资料我们得知早在2008年德国内政部科学局联合德国奥委会,委托柏林洪堡大学调查德国的禁药史。这次的调查结果表示,前联邦德国为追求成绩,系统地组织运动员服用各类禁药,长达30多年。

(图)到底是伯尔尼奇迹还是兴奋剂奇迹,实在让人不寒而栗

这份名为《兴奋剂在德国:从1950年至今》的报告详细描述了冷战时期西德兴奋剂使用和研究的规模和系统,报告长达800多页,这个专门研究小组历经三年多时间、采访了50多名当事人和证人后得以完成。

负责西德兴奋剂计划的机构是于1970年成立的隶属于西德内政部的体育科学学院,该机构长期暗中系统地资助多种兴奋剂的研发,并鼓励运动员服用包括合成代谢类固醇、红细胞生成素、雌激素、睾酮在内的多种违禁药物来提高运动成绩。学院资助规模和具体金额没有详实的资料,但洪堡大学的历史学家认为,仅分配给弗赖堡、科隆和萨尔布吕肯运动医学中心的资金就达1000万德国马克(约合4154万人民币)。

而在这份报告里白纸黑字写着,包括1960年的欧冠决赛参赛队法兰克福,以及1974年夺得冠军的联邦德国队都服用了禁药,其中就包括当时的国家队队长贝肯鲍尔。而面对注射药物的要求,只有少部分球员选择了拒绝。其中包括1960年法兰克福的队长普法夫。

(图)被称为“足球皇帝”的贝肯鲍尔也没逃离禁药风波

当德国球迷引以为傲的成绩,被爆出都是禁药下的一场政治游戏,实在是讽刺。

时至今日德国官方也没有正面回应此事,而贵为“德国足球皇帝”的贝肯鲍尔则在公开场合表示,“我们当年确实被注射过,但队医说是维生素药物。”这一句话看似撇清了球员的问题,实则更进一步坐实了德国足球乃至德国体育界曾经沉迷药罐子的事实。

同样在那个时代的其他国家也有集体服药的实锤,比如德国的宿敌荷兰队,同样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和贝肯鲍尔并称那个年代“双骄”克鲁伊夫和他的荷兰队以“全攻全守”名扬天下。

(图)贝肯鲍尔的老对手克鲁伊夫还有那个年代的荷兰队同样深陷禁药丑闻

全攻全守顾名思义就是像每个球员每个位置都要全能,像缜密的机械结构一样运转,人人都要身先士卒。

而问题就在这里,荷兰人这种追求极致压迫和联动的体系,是要消耗巨大体能的。根据一位现场观摩1974年世界杯的阿尔巴尼亚教练所言,荷兰队人均一场能跑12000米,而他们阿尔巴尼亚只能达到6700米左右。也就是说,荷兰队一个人能跑出对手将近两个人,优势之大不言而喻。

当然现代足球里人均跑个12000米也不是特别让人惊奇,但那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很多球员刚刚踏入球场都还没有进行科学训练和科学饮食的习惯,怎么可能比其他同时代球员多跑出那么多数据。

一旦超越生理规律的运动能力,就要伴随不可告人的秘密了。根据阿贾克斯著名后卫胡尔绍夫的说法,在一些比赛前,队医会给他们吃一种巧克力色的药丸,然后整个人就会显得特别有劲,整场比赛飞奔自如。

这不就是板上钉钉的兴奋剂吗?可见在那个政治完全裹挟体育的年代,集体服药并不是什么稀罕事。

|去年世界杯俄罗斯到底有没有服药?

由于近年来球员整体运动能力的提升,各强队间运动能力的差距缩小,在这些年里,集体性服药在足球界越来越少。原因也很简单,服药能够带来的是短暂的跑动能力提高,却无法弥补技术上的缺陷,打一个不恰当的比方,A队排名FIFA开外,他想要击败FIFA排名第一的B队哪怕服药也不能改变他们在技术上的差距,一旦B队早早领先,A队即便吃药也没用,还会遭来国际社会的非议。

在上世纪后半段和本世纪初,稍微有名的有集体服药嫌疑的就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尤文图斯,包括齐达内、皮耶罗、拉瓦内利等大牌球星都收到了指控。

(图)尤文前队医里卡多-阿格里科拉,2007年受到检方起诉,最终因禁药丑闻被判入狱一年

甚至在千禧年左右齐达内转会皇马后,他“默认”了曾经用药的事实,他说,“如果不用药,那时候如何去承担一年70多场比赛的压力呢。”但这些并没有像前面的那些事一样板上钉钉,即便尤文当时的队医被判有罪,且有长达300多页的报告,但也没有一个涉事球员遭遇禁赛。

除此之外这些年足坛涉及到用药丑闻的更多是像前文提到的格雷罗和罗西,又或者早些年的萨科、科洛-图雷、纳斯里、穆图和斯塔姆这些个案。毕竟足球永远是一个集体项目,个人的异动很难决定整体的上限。

(图)去年世界杯时,秘鲁艰难闯入世界杯,但他们的队长格雷罗(右)陷入禁药丑闻,最后通过各种公关终于能够参加世界杯

只要有利益就有阴影,只要有利益,人们就敢冒风险。这次俄罗斯遭遇全球性禁赛,虽然我们可以说有很多场外因素,但不得不让人联想到去年世界杯时俄罗斯对西班牙那场俄罗斯点球击败劲敌西班牙队的比赛。

那场120分钟的比赛,俄罗斯全队跑动距离数据达到了146公里,西班牙队跑了137公里,这里又出现了一个9公里的差距,可以说是俄罗斯队比西班牙队多跑出一个人,就像当年的荷兰队一样。

而在之前俄罗斯队的小组赛中,俄罗斯还创造了单场全员跑动118公里(90分钟)的小组纪录。俄罗斯队在小组赛中平均三场跑动都在110公里的水准,远远超于世界杯各队平均跑动距离106公里的水平。

(图)去年俄罗斯世界杯作为东道主,俄罗斯队始终没有离开禁药丑闻的阴影

早在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前,据《天空体育》爆料,俄罗斯“禁药事件告密者”罗琴科夫表示,他在俄罗斯这一届世界杯的球员名单中看到一个有违规嫌疑的球员:

“我查看了所有参加俄罗斯世界杯的球员名单,我只认出一个有问题的名字。”

这已经不是俄罗斯第一次被爆出兴奋剂丑闻,罗琴科夫甚至曾在前几年说过,在2014年巴西世界杯备战期,俄罗斯35名球员可能存在着服用兴奋剂行为,被涉及的球员中有23人进入了那一年的俄罗斯队。

罗琴科夫有多权威呢?他是前莫斯科反兴奋剂中心主任,也就是说数以千计的俄罗斯运动员兴奋剂抽检样本结果资料,他都门儿清。

(图)此为罗琴科夫,图片来自于纪录片《伊卡洛斯》

比起曾经出在2014年,德国电视纪录片中,宣称俄运动员在索契冬奥中系统性地用药的一对夫妻,长跑运动员尤利娅·斯捷潘诺娃和她的老公俄罗斯反禁药组织官员维塔利·斯捷潘诺夫,罗琴科夫无疑是俄罗斯体育界更具有话语权的人。

在2017年以罗琴科夫为主角的另一个反应俄罗斯兴奋剂丑闻的纪录片里,罗琴科夫披露了兴奋剂案件的诸多细节:

比如他说2008年奥运会俄罗斯拿了60枚奖牌其中30人用了违禁药物;

比如2012年伦敦奥运会俄罗斯赢得了82枚奖牌同样半数以上用了违禁药物;

再比如数十名参加2014年索契冬奥会的俄罗斯运动员,包括至少15名奖牌获得者,都曾被纳入由俄罗斯政府展开的“禁药计划”。

这也是迄今为止,以美国为首的各个组织和国家抵制俄罗斯参加世界性比赛的来源,在他们眼里在美国揭露俄罗斯禁药丑闻的罗琴科夫是“斯诺登式的英雄”,只要罗琴科夫等人继续爆料,美国就会给予罗琴科夫本人以安全“帮助”。

可非常讽刺的是斯诺登正是揭露了美国的“棱镜计划”而被迫寻求俄罗斯的庇护。

这里无意将太多政治层面的问题,包括罗琴科夫的那份报告,到底有多少是真多少是假,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但不可否认的是罗琴科夫确实曾在俄罗斯体育界有相当大的话语权,如果他能说出在俄罗斯世界杯国脚名单中有一个,那么动用国家手段让俄罗斯世界杯参赛球员集体服药,并且逃过药检,也并非做不出来。

而俄罗斯球员在世界杯赛场上确实被曝光在鼻子上放了团棉球。俄罗斯队医宣称棉球只是蘸了氨水(在生活中我们在公共厕所里或者需要消毒的场所闻到的刺鼻气味其中就有氨气)以刺激球员呼吸。

(图)俄罗斯队医说这是给俄罗斯球员吸氨气

尽管氨气并不在国际足联反兴奋条例列出的违禁药,但兴奋剂专家表示,哪怕只是吸食氨气也确实能够刺激呼吸,血液中氧气流量大幅度提高,从而提高球员的运动表现。

如果只是吸食氨气提高表现尚不在反兴奋剂检查范围,可令人细思极恐的是俄罗斯人连这一环扣一环都能想到如何在“合法”的前提下提高表现,那么是否曾经的俄罗斯足球,甚至辉煌的苏联足球也曾真的是药罐子的天下呢?

|写在最后:

俄罗斯全球禁赛的消息一出确实震惊了不少人,而且比起里约奥运会只是部分项目不让俄罗斯参与和平昌冬奥会允许部分自证清白的俄罗斯运动员以中立的身份参赛这些骚操作,全球性禁赛四年显然是“更大的打击报复”。尤其对于足球这样的集体性项目来说,一个四年无缘大赛几乎就是毁灭性打击。

而至今为止世界反兴奋剂组织既没有拿出能够证明俄罗斯不论是参加奥运会还是参加世界杯是集体性服药的完整证据链(也有可能很难拿到),同样也认为自证“清白”的俄罗斯运动员可以以个人名义参赛,也就是说这些组织包括奥委会也承认俄罗斯运动员中也存在没有用禁药的运动员,那么为什么不是只让禁药的运动员禁赛,而惩罚所有的俄罗斯运动员呢?这就足以值得深思了。

我知道很多朋友想借此问孙杨禁药事件和中国体育界禁药的一些丑闻,由于现在孙杨已经拿出足够的证据自证清白,那么至少在这次事件上孙杨是干净的,那么在此之前,中国体育界和中国足坛是否真的干净呢?

翻看中国体育史集体性服药丑闻最著名的还是当年田径赛场上的“马家军”,同样在2008年奥运会以前国际奥组委也多次质疑过中国是为禁药类固醇生产大国。

(图)同样来自纪录片《伊卡洛斯》,讲述了为数不多的中国兴奋剂问题

而2008年奥运会前为了中国体育史的辉煌一笔,对类固醇的生产和使用,中国确实下了很大的功夫,这才使得中国体育史更加干净透明,当然还是无法抓住一些漏网之鱼。

不过中国足球在禁药事件上确实是比较干净的,哪怕前阵子天津天海的外援阿兰被卷入了禁药事件,但很明显作为集体项目,除非是集体服药,不然一个人服药或者不经意错用药物而提高全队的成绩实在是太难了。

尤其是中国足球在国家队层面上,水平的下滑倒更像是一个不爱学习的学生连抄袭都不想抄袭,服药对中国足球国家队层面上很难有质的提升,索性也就干脆落得个干干净净。这样说真的反倒有一丝诡异的心酸。

(图)尽管阿兰今年爆出可能与违禁药物有关,但中国足球大环境相对来说是干净的

不管怎样违禁药物的泛滥,严重影响了竞技体育的普世价值观。

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竞技体育与兴奋剂的斗争,还将延续下去,也许很难让体育离开兴奋剂阴影,但我们依然希望体育世界的美好不要因为兴奋剂的存在而变成了黑洞。还体育本身的激情与美好,是所有人都愿意看到的。


懂球号作者: 莫空de球眼

不代表懂球帝观点

消息参考来源: 懂球帝

严禁商业机构或公司转载,违者必究;球迷转载请注明来源“懂球帝”